My cart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桌球教父」莊智淵(27日)在東京奧運單打16強 迎戰埃及選手阿薩爾(Omar Assar) 莊智淵在前六局不斷扳平戰局 可惜決勝第七局以7比11不敵對手 鏖戰長達64分鐘後 以局數3:4落敗 止步16強。
林昀儒30日在東京奧運桌球男單銅牌戰大戰七局,最後惜敗德國名將奧恰洛夫(Dimitrij Ovtcharov),但仍追平「桌球教父」莊智淵在我國奧運史上所寫下的男單最佳紀錄。

這幾天是東京奧運週期,代表隊的新聞幾乎是鋪天蓋地襲來,曾是運動員的我,也會關注自己過往的專長項目,縱使人已經離開那些運動圈子了,不過偶爾還是會關心該領域的現況,以及有沒有新的技術及規則出現,畢竟那都是你過去曾經的生活,以及努力的目標,這幾乎占了年輕時求學的所以時光。

「你不是運動員嗎?我以為你會像大部分的人一樣,守著直播看比賽,可是你好像還好,並沒有看到我以為的那股狂熱。」當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也覺得有趣,其實我也有關注,但不到賽事狂熱,我想更多的是我對於自己專長的項目及喜愛的項目或是隊伍或是運動員,平時就有一定的持續關切,對於參加最高層級的奧運會賽場,單就於對我的感觸來說,可能就只是去比了一場壓力最大的一場比賽而已。

我都打滿七局,可是最後連一場都沒贏,那時才明白,你要戰勝的永遠是自己

因為訓練時的受傷,不得不中止在專長上訓練上的停擺,以至於必須要轉學到我的第二專長學校去就讀,那時無法承受高強度的訓練,但我回到了桌球項目上,身體是還可以負荷的,只是桌球是非常細膩的運動,要回到高中前端競技水平是不可能的,可能光是補足技術上的停擺及更新就要花上好一段時間。

再剩一年多就必須考大學的我,當時的心裡很是複雜,你只能相信自己,卻又不停地懷疑自己。
畢竟在桌球項目上,大多都是失敗的體驗,沒有成功的經驗,可是在升學的窄門上,又必須不斷地戰勝對手。

那是高三下學期的時候,我抵達了臺中火車站,友人騎著他的機車,載上我前往靜宜大學參加體育獨招的考試,他也是我在桌球時期的隊友,更是從小到大的一起面臨轉換項目的好夥伴,只是我們升上不同的高中之後,他也因為學校編制的關係,被迫換了專長。

「10個人報名,收4名,然後要打循環賽,等於你一個早上要打9場。」我一邊換裝與伸展時,友人對這超累人的賽事感到訝異,一邊看著我的對手,全都來自全國前八強內的學校的選手。

「還好的是,我已經有考上一些大學了,這場就多考看看吧,至少心態也放得比較平。」我這樣的回答他。

到了下午三點多,所有賽程結束,我第十名,打了九場一場都沒贏,場場都打到第七局,可是一場都拿不下來。

有了一個最累也最慘的結局。

離開時,我問了我朋友,你會不會覺得陪我來,結果我一場都沒贏,然後覺得為什麼還要來這一趟?

「不會啊,我的重點是你,而且你現在的技術也已經比起我們那時候,進步非常多了,而且離開時,他們校隊不也跟你說,全場你最累了,結果雖然有點可惜,但請好好休息,辛苦了。」我聽完,其實有點慚愧。

聽著我朋友的話,回想起比賽時的心境,身為現任運動員的我,感受到了自己內心的不夠強大。

打滿七局,卻又一次次的失利,到了最後你會開始懷疑自己,在這瞬息萬變的球場上頭腦開始不清楚,這個每次贏不下來的恐懼,在你一次次接近勝利的時候將你吞噬。

你開始不敢出手,打法開始保守,總想等著別人失誤,即使對方身材比你矮小,此時卻顯得無比巨大。

有時候,我們看著一些激勵人心的短語,總是說,我們要戰勝自己,戰勝自己的內心的恐懼。
在沒有相同經歷的時候,我們只會覺得是一句,場面上的漂亮話而已。

直到你踏上了這條路,你才明白,戰勝自己有多難,那天連輸九場的我,我一次也沒戰勝過。

我做不到在給對方施加壓力的時候,同時自己也能把握住,球場如戰場,在戰場上對對方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我選擇保守不給對方壓力,反之對方也感受得到,不斷地對我施加壓力,最後我自己扛不住,而輸掉比賽。

雖然,我可以說一些只是運氣不好或是已經盡力的話安慰自己,可是卻忘了,若是贏了,可以說是自己運氣好,但是輸了運氣不好這句話,那是別人說的,自己沒辦法講。

看著這場好不容易才如期舉行的東京奧運,看著許多選拼搏以及惜敗的樣貌,回想起了自己那些揮灑汗水的過往,對於戰勝自己這四個簡單的字,有了更多的感觸及想法。

永遠不要忘了那是用了多少失敗的經驗,才換取到了的成功的第一步。

戰勝自己是一輩子的事,在球場上可以輸,可是面對人生輸了,這輩子就輸了。

對於在東京奧運拼搏的代表隊,我們真正關注的除了奪牌與否,還有什麼是我們真正被吸引的事物

運動員之所以被人崇拜,是因為他們勇敢追夢,對於自己的熱愛永不讓步。
但是到了現在社會,已經不單單止是這麼簡單的因素而已,當然,能夠奪牌對大家都好,可是我們也發現,對於一些沒有奪牌的選手,我們也是投入了大量的關注與關懷。

所以我們不是因為有沒有奪牌機會,才選擇關注,而是因為選手本身。

雖然這次奧運會,因為全球疫情的關係,使得所有事情都產生了變數,最大影響還是讓奧運週期延長一點,這次場地與規則也有所不同,對於比賽型選手,他沒有場邊觀眾的鼓舞,他失去了優勢,而對於不是比賽型選手的人來說,少了場邊影響自己因素,反而能更好地發揮自己的競技水平。

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全台灣在線上關注的人也更多了。

贏球時的興奮地吶喊,輸掉比賽留下的不甘淚水,隔著螢幕的我們,總是能被選手的情緒所影響,奪牌時的喜悅,輸了比賽的不捨,總是能扎扎實實的傳達到我們的內心深處,這種無條件的鼓勵與支持,是我們真正被運動吸引的地方。

選手他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一步步堅持,因為參加了奧運賽事,而走到了我們的面前,看著那樣的努力,我們也鼓舞自己,那樣勇敢的追夢,是有可能成真的,他們付出了我們不能或是不想的辛苦,然後在賽場上閃閃發亮,他們值得我們所有人的掌聲及喝采。

在這因為疫情關係,所陷入濃濃低氣壓的社會中,因為奧運,幫助了我們所有人心中注入了已經好久不曾見過的正能量。

因為他們,也鼓舞了自己,我們持續堅持心中所愛,總會看見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