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rt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你是個善良的人,對於現在的人來說,真是難能可貴,以後要好好加油喔。」一位長輩在餐敘之後,是這樣跟我說,我想起爸媽在我小時候的教導,與學校裡的授課,在我人格養成階段,我一直認為,要當一個善良的人,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從小時候對於善良的認知,隨著時間推移長大成人,從狹義到廣義,從片面到全面,慢慢地,逐漸有了自己的見解,也開始明白,善良二字,並不是每個人的標準配備,大多是選配而已,對於有些人來說,甚至根本沒有出現在加購的型錄裡。
有些話,刺進去心裡了,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了

有一種人,他對於別人的話或是指導,被灌輸只能接受與理解,因為我們要理解他人,他人對我們的批評都要當成是鏡子,因為是你對別人做了什麼,別人才會有這樣的感受,這種人被教導成只能聆聽,而不能發表意見,縱使被誤會,也不能當場反駁,要給對方台階下,因為我們要設身處地的為對方著想。
若有好事情發生,不能張揚,否則別人會以為你在炫耀,若有悲傷的事,也不能找別人訴苦,因為我們不能帶給別人負能量,別人沒有義務要承擔你的情緒。

我的人生裡,有大多時間,都是被這樣的性格養成所折磨,想當然爾,這是非常痛苦的。

尤其是當你以為這樣的性格是世間常態的時候,你是格外的煎熬,你遇到太多無法想像的人事物,與太多無解的為什麼,別人的一個眼神與細微表情,以及一句話,你都無法想像,他什麼要這樣做?

對於他人的話語,總是無條件的的往心裡去,心裡的思緒總是百轉千迴,對於別人為什麼說出這句話的原因,總是設想了好幾種可能,其實這都是苦了自己,內心總是過於糾結無法平靜。

是到了多久之後,我才明白有些人有些話,有些就是沒有意義的,或者就是懷著惡意,沒有其他。
而痛苦的根源,往往都是對方看不到你那內心的糾結,所說出片面的言論,你痛苦的是,為什麼對方可以這麼不經思考的說出這些話語。

總是感覺全世界的人都在責備你,是因為他們看不你的理解。

我們都應該趁早學會,去正視自己的感受,而不是被從小教導那崇高理想的待人處事給無條件制約,善良這件事,也是要選對象的。
任何事情都是過猶不及的,太去盲目的去追求,而苦了自己內心,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傷了。

人生真的很短,不該為了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或是總是傷害自己的人過不去,即使還是很難忽視那些影響你的話語,決定是否被它傷害,自己可以完全作主,雖然要找讓自己舒服的方式可不是一時半刻可以發現的。

那些刺進心裡的話語,那些痛苦的記憶,當下的情緒雖然總是記憶猶新,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相關的事物,總是在你心中隱隱作痛,在午夜夢迴中難以入眠。

我們偶爾會落入坊間心靈雞湯裡的內容的圈套,受了傷,便要找到源頭去解決。
那些深埋在心裡的痛,我們總是刻意去撥開傷痕,重溫當時的案發現場,病理解剖自己,試圖找到讓自己受傷的原因,雖然這方法確實有此一說,但過程太過於痛苦與燃燒自己,常常一不小心,便是如同自殘一般,甚至傷及身邊的人。
我聽過一個故事,有一隻狗,每次拿到潔牙骨的玩具後,總是會跑到偌大的院子裡去埋起來,因此主人總是為此傷透腦筋,潔牙骨總是一根又一根的買,狗則是一根一根的埋藏起來。

有時候,傷心及痛苦的記憶就像潔牙骨ㄧ樣,被埋到土裡後,我們可以不用再刻意翻出來,因為就算翻出來了,也腐壞無法使用了,又何苦去自我折磨去挖掘呢?

又或者我們都只專注於挖掘,忘記了象徵內心的土壤的強大,與潔牙骨是牛骨製成的,埋藏在土壤裡之後,是會被土壤消化的。

只專注於對自己傷口的解剖,將自己內心挖得坑坑疤疤,結果除了痛苦煎熬,其餘一無所獲。

對於曾經那些刺在自己內心的利刃,我們還可以將自己的內心強大,將其利刃所融化,時間一直在走,我們會成長,有時候回過頭看,當初那些為何難受的原因,其實也不重要了,隨著內心痊癒與強大,畢竟通往成為一個堅強的心,是要經歷過些傷疤的。

對於誤解的話語,內心的的激動不是憤怒,我們只是害怕自己被誤會

「你不用再狡辯了,再說下去我本來已經平復的心情又會不爽。」猶記得在有次爭吵之中,對於這句話我還是記憶猶新,以往自己的性格總是對於他人的責備或指教批評,再怎麼不適,大多還是吞了下去,表達自己的感受似乎被排在了最後一個部分。

但有時候還是會激動,大多是因為對方的言論,對於我的人格或是行為有所誤會,所以才會急著解釋。

但大多時候我懶得解釋,除了習慣性的站在聆聽的角度之外,而是覺得解釋只會讓言語交鋒轉個戰場而已,因為他不了解我的感受,跟為什麼我是這樣說這樣做,也許解釋過後即使當下明白了,爭吵所帶來的效應也未必都是往好的方向走,所以寧願被誤解,委屈往心裡吞也不願去當著別人的面解釋,讓人有面子掛不住的狀況。

習慣性的委屈自己,也未必成全了別人,其實有時候透過爭論,能更看清楚問題的本質。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往往是吵出來的,我以前不懂這句話,常常下意識地去避免爭執,因為最好阻止戰爭的方式,就是不要開始。

可是日子久了,你的情緒感受會逐漸壓抑不住,記得網路上有這樣的一句話,

「會讓你嚎啕大哭的,往往不是那些驟然而至的滅頂之災,而是日常生活中看似不值一提的無數個小小麻煩,它們突然一起湧了上來,帶出了無數過去的委屈和憤怒。」

壓抑久了,你想演也演不了了。

也許我們能在避免不堪的爭吵的同時,也能夠適當的表達自己做事與說話的原因,即使是需要向對方道歉的話也無所謂,立場本來就有所不同,而且,我們不嘗試著去說,真的沒有人會知道。

善良是一種選擇,我們最該選擇善良以對的對象,是自己

偶爾我們還是會反覆糾結,對於一些現實與道德價值觀的綁架,我們似乎只能當個好人,必須努力的去當個完人,可是好人並不好活,這句是當初在教導我們的這些觀念的時候,沒有說出來的下一句話。

隨著年紀增長,生活的壓力總是讓你喘不過氣,你要忙碌的事情太多,飾演的角色也太多,真正給自己的時間太少,好的那一面,都給了別人,自己永遠是最不重要的那一個順位。

我們不要成為了滿腹委屈與內心悲痛如山,但因為現實價值觀的綁架,無法對別人惡言相向,只好將射向別人的那把劍,對準了自己內心,那顆努力善良且溫柔的心,反而成為了最利的刃。

總是將最好的給了別人,自己什麼也不剩,哪還能奢求誰來對自己好?

我們該擇善固執,永遠對自己善良。,善良是一種選擇,永遠都要選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