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rt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總之,我是不相信這世上有感同身受這件事的啦。」這句話,是她傳來的的訊息裡,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那時,我人正坐在電腦桌前,看著手機遲疑了好久,遲遲不曉得該怎麼回覆,只記得,最後只是簡單回個表情貼圖,想讓這句直接且猛烈的情緒投射就到這裡打住。

一邊心想,不是找我討論事情的嗎?這樣想的話怎麼有辦法討論呢?既然妳心中早就已經有結論,又何必找我討論?或者,又只是單方面想找個情緒的垃圾桶而已吧?我意識到了這樣的可能性之後,漸漸地不太過多投入太多的理解與傾聽,永無止境地接受負能量,我是也會受不了的。

放下手機之後,便一股腦地躺在床上,心想,我是什麼時候開始對於會內耗自己的人事物,開始保持距離的呢?

要受過最痛的傷,才會懂得如何溫柔地的待人

回想起過去這幾年,人生的起起伏伏,高低跌宕,經歷低潮時的徬徨無助,感受過高峰時的志得意滿,好的與壞的你真真切切地走過了一遭,最後,你明白了自己終將去往何處,那些攀著附會的朋友圈與此生再無交集的路人,你學會了保留與保護,甚至切割,你懂了不該讓與你毫無相關的人,用一句話或是一個神情,去影響你任何一丁點情緒。

我們可以當個柔軟的人,但也要有底線,不該無條件接受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情緒垃圾。

你的精神與精力是有限的,你的溫柔與給予,應該留給那些與你同頻率,和你所珍視的人身上。
不要再把和顏悅色留給與你無關的陌生人,但卻連好好聽一句話的耐心都不留給愛你與你愛的人身上。

在很短的時間裡,老天爺用如雲霄飛車般的速度,讓你體驗了人生的起起落落,也正是這些起起落落,讓你讀懂了如何面對自己生命裡的捨與得。

因此,他人正面臨人生低谷的黑暗,也曾在黑暗深處的你,清楚明白他此刻需要的未必是一盞燈火,燈火也許能照亮他的眼前,但微弱的火苗也能夠燒毀整片黑森林。
也許靜靜的在他身邊陪伴他,等待他的眼睛逐漸適應黑暗,隨後,他就會發現黑暗中的世界也並不完全是真的伸手不見五指。

他人也許人生現在正在頂峰,此時正在享受眾人的注目與羨慕的眼神,與現實社會帶來的名與利,你也明白浸淫其中的陶醉,更明白此刻多說都是掃興,說多都是錦上添花。

山頂很小,空氣很稀薄,我們沒辦法常駐於此,只能稍待休息,稍微欣賞山頂美麗迷人的風景,然後繼續攀登。

因此,感同身受是千真萬確存在的,或許你看過的風景,別人從未看過,但別人走過的路,你也未曾前往。

別人或許沒有義務去完全體會你的感受,與能明白你的苦痛,但你不能去剝奪,別人想要試圖理解你的善意,與那他未曾到過的世界的好奇心。

若是一昧的負面情緒毫無保留的往朋友身上灌溉,你一不小心也就熄滅了對方的溫暖,也在你與他之間造了一條無法跨越的長河。

深陷痛苦的人,雖然分分鐘都是煎熬,但是遇到溫暖的擁抱時,你也要與他們保持著最溫柔的距離,不要傷了別人,也淹沒了自己。

那些充滿理性的話語,看似救命解藥,但通常他們從未經歷過這些病史,才能理直氣壯毫不遲疑地訴說

「你說我是不是太過感性了?才會對於這些事情難以割捨,才會讓它們反覆折磨我?」若是在兩三年前的我,一定是毫不猶豫的說,你就是心太軟太感性了,沒辦法就事論事,不要管事情以外的情緒糾葛,直接快刀斬亂麻,長痛不如短痛吧!

但是自從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我的想法開始有了變化。

我跟他認識的關係有點奇妙,是我前女友的高中同學,但是分手後偶爾還是有聯絡,偶爾聽他抱怨被迫接家裡工廠事業的狗屁倒灶的事,與家人共事的麻煩與不便,不過,更多的是,是聽他對家人從不願出櫃到被迫出櫃的心路歷程。

一天夜裡,他下了班,照慣例正準備從高雄岡山騎車到小港找伴侶的時候,打給了我,在他這將近貫穿整個高雄的路途中,跟我說了這個故事。

他那始終沒有辦法走在一起的紅粉知己,為了去日本工作,該考的證照與準備,辛苦了好幾年在準備成行之時,因為疫情,目前無止境的延後。

同時,他又與他的伴侶分手。

他一時之間失去所有,而做出了許多歇斯底里的行為,跟蹤前伴侶一整天或者無休止的傳情緒勒索的訊息給他,跟蹤完一整天後,再打給我朋友說一些想放棄生活與生命的話語,說著他人生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若是我朋友再不理他,他之於這個世界,就完全毫無牽掛,可以放心的離開。

他們講完電話之後,他就哭著睡去,隔天一醒來,再重複一樣的行程,跟蹤然後傳訊息打給我朋友,然後哭到睡去。

「我真的是已經被他搞得很煩了,以你之前的經驗,吵著要去死的人,會真的去死嗎?」他邊騎機車邊問我這件事,我聽得出來他已經是不堪其擾好一陣子了。

「我之前的經驗是,你明知道他們不會真的做,但你還是會擔心,就怕那個萬一真的發生,真的是很煎熬。」我也不敢妄下斷語,只能表示這種煎熬,我也曾有過。

「不過他是你朋友,又認識這麼多年了,你比較了解他,對此刻的他該說什麼話,我想你是清楚的,再斟酌一下吧。」我話說完沒有多久,他也即將抵達小港,我也讓他短暫的抱怨吐吐這陣子被情緒勒索的壓力,隨後就掛上電話。

只是過了好一陣子,他再與我聯絡時,是告訴我,那個我們擔心的萬一,終究還是發生了。

有天,他收到了他紅粉知己的姊姊的訊息,說他燒炭自殺,不過雖然撿回一條命,但發現時間有一點晚,腦內的一氧化碳殘留有點多,會有一點後遺症。

後來發生的事情,我直到現在都不清楚,也不願再多去詢問。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之前遭受到這樣的情緒勒索處境時,身邊也總有朋友一派輕鬆地說,那些嚷嚷要放棄生命的人,才不會真的放棄。

你不要被影響,等到時間久了情緒過了,對方就沒事了。

或許自己心中也明白真是如此,但那些太過理性的話,我始終沒有說出口,你的感性在試圖不讓這個萬一發生。

我們沒有人能扛得起,那些事不關己的人,是他們從未經歷過,與這ㄧ切與徹頭徹尾他們無關,才能說得如此輕鬆,甚至輕浮。

他們不懂你深陷的處境,未曾感受過這樣的壓力,這樣不負責的言論,要是感性拉不住你,一不小心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發生了,你心裡的陰影,也許這輩子,終將揮之不去。

感性與理性,看似拉扯實為互助,它們在幫你做出最正確的決定

我的感性理解你的感同身受,我有理性的能力與你溝通,因此兩者互不相干,缺一不可,
太過理性的人,大多是對其他人的同理心感受不足,對於情感表達層面的太少,又或是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技巧太過直接且不委婉。

你的感性,是感受到了對方的情緒,而想辦法讓對方感到自在的體貼,情感是很複雜且多變的,所以清楚而理性的溝通就變得更加困難且重要。

當你的感性與理性在不斷拉扯時,代表了你感受到了對方的情緒,且嘗試的想要有效的溝通。

因此,你擁有的感性是好事,好的東西不要嫌它多,它不會因為太多,而去壓縮理性存在的空間。

所以,理性也ㄧ樣,情感的面相太多,影響的因素也數不清,但正是這些糾結,讓你成為一個完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