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rt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這天臺北的天氣如同氣象預報般準確,是如約而至的大晴天,窗戶外頭街道車水馬龍的喧嘩,陽光從窗外穿透過窗簾替房間加溫著,讓還在睡夢中昏昏沉沉的我,漸漸地清醒過來,在恍惚之間,也比鬧鐘還提早了半個多小時起床,一如往常的在床上檢查未讀訊息與信件,還在醞釀著起床的感覺的我,意識到了友人早就已經梳洗完畢,他見我清醒之後,拉開了窗簾,之後便對我說,「我知道你今天的行程,但是天氣好成這樣,你行程全部取消,就去戶外吧!」說完他也沒問我的意見,就打開租車APP,就看了看附近的車,隨後便預定車輛完成,
「運氣真好,旁邊的停車場就有一台,一個小時內取車,收一收出門吧!」他這樣對我說。
有些疑問你早已經放棄去尋找解答,直到再次無意的置身其中,才明白有些事情本身就是答案,找得到的都是後話

由於是第一次接觸這類租車方式,只覺得有趣與像是發現了一個新世界般的驚奇,畢竟在我居住的城市裡,這方面的事物並不普遍也不常見,我們取車後在車上簡短的用完了早餐,隨即開往東北角海岸,東北角在我有記憶以來,那是個鮮少到訪的地方,除了對我來說地處偏遠之外,而總是習慣晴天的我,也不太願意去找天氣不穩定的地區去就是,
由於他即將要離開台灣了,車上所聽的音樂,與手機介面與導航語音,全都是日文,跟隨著日文語音的指示,不斷地往人煙稀少的海岸線去,一瞬間的思緒被拉回兩年前去日本瀨戶內海藝術季那翻山越嶺的過程,
平日的東北海岸線,人潮少了許多,海風依舊的大,漁船照常破浪前行,萬里無雲的海面上也沒有迷濛的水氣,海的顏色很深,與南部的海有所不同,我努力的想去感受其中的差異,只可惜在海岸邊被海風吹得頭疼,又加上烈日當空,我便早早放棄了。
我站在與九份對望的海岸上,它跳脫了以往我看到的淅淅瀝瀝雨中朦朧的景象,在心裡暗自慶幸著,要有著多少的運氣我才會翻山越嶺的到這裡。

「我覺得山,其實並不歡迎我。」驅車前往瑞芳山區時,我對他這樣說,由於導航的是位於深山裡的一間咖啡廳,在路上,我順道跟他說起我以往的感受,
「我知道山會挑選他的訪客,聽過有此一說,由於太多人跟我說過,去爬山或是待在山裡會得到一種平靜,但是我至今無法感受,與在南部海岸邊上的感受到的平靜也有所不同」
他開著車,附和了幾句後,我們便隨著日文語音的指示,繼續往深山裡前進,

在不到三十戶的地方,居民依著河岸山壁而居,陽光照耀著且穿透樹葉,微風吹徐下,整片山谷都是閃閃動人,鳥鳴與潺潺溪流聲,與偶爾經過的火車,一絲一毫構成了這裡居民的日常。

形同廢墟的咖啡廳,我們居然是客滿前最後一組客人,只能坐在外頭,淋著陽光曬著微風,心想,來到這裡的人都是誰呢,門旁邊有一組拿著ipad作畫的一組女學生,身著一身連身黑長裙,儼然一副藝術學院的學生,門邊有一對感覺像是剛從附近健行步道走來休息的老夫老妻,比較意外的是,一進門後,貼著一張我居住城市裡的一張聖誕節海報,我已經到了台灣的另一頭,而且是那麼深山的地方,還是能夠見到如此日常的海報,一時之間不知道是神奇還是親切。

當我在門外坐下來休息的時候,這一切苦苦追尋的答案,我便忽然明白了,我一直以為山不歡迎我,是因為在這之前,都還是在尋找的路上,這裡的靜與慢,讓你覺得手機或是電視都是格格不入及刺眼的東西,眼前類似鄉下老家的田園空地,田園裡有一條被人走出來的路徑,我沿著路徑望著這一片山谷,才知道是自己被太急著尋找答案的心境給蒙蔽雙眼,答案始終一直在我眼前,而我卻感受不到,知道答案不一定是有形的,直到你親臨於此,讓山林帶領著你的呼吸,蟲鳴鳥叫引領你的聽覺,微風與陽光打開你的所有感官,
此時的你,像是開悟般的愉悅,那是記憶中小時候在稻田裡奔跑的模樣,很多事情,其實你並沒有忘記,你只是長大了,受到外在的資訊與牽制干擾太多,然後將你本來就會的事情,收藏在你心裡很深很深的地方,你總是庸庸碌碌,汲汲營營,忙著為著生活打轉,也卻也沒有方向,像是個陀螺,而且不知為何而轉。

你總是想好好靜下來,以為什麼事也不做躺在床上就是放鬆,腦子卻越來越急,而我在瑞芳深山中,徹底的感受到那股被大自然治癒的體驗,時間像是靜止般,那些過去帶著疑問而苦苦追尋答案的過往,如跑馬燈閃過腦海,如今,此刻有了答案,而現在我在靜謐的深山面前,感受到我的煩惱與焦慮,不過微不足道,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與那被治療過後的自己,你在來到這裡之前的焦躁與隱憂在你踏入小鎮的那刻起,就已經被山谷裡的涓涓流水,不知帶往何處。

你是不是總是被尚未發生的焦慮給纏身,得到了一身經年累月的憂愁

由於晚上有活動要參與,必須要在落日前抵達臺北,回程的路途中,在高速公路上向著繁華的臺北前行,一整天晴空萬里的氣候,使得今天的夕陽特別的耀眼,即使偶爾被直視的陽光照得睜不開眼,但也不會覺得不適,反而感到特別的溫暖,餘暉的溫柔照耀著臺北,映襯著天空,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的我,也覺得披著夕陽的高樓大廈特別的美麗,只是在人人都如此匆忙的城市裡,有辦法抬頭發現如此美麗的景色嗎?

我徹底意識到了自己的渺小,也意識到了在那些無能為力的事情面前,你終究是使不上力的,不必成日憂愁,甚至扮演著鬱鬱寡歡的模樣,也不明白悲傷的表情是為了誰,以表示我對未來的未知擔憂與重視,但其實是一直深知自己是無計可施,需要幫忙的。

細數過往的難過與痛苦,好像屢屢都是如此,卻也次次挺過,縱使過程可能撕心裂肺,但你也是走到了今天,如同在天空飛翔的小鳥,牠不會去想也不願去想天空有多高,海的另外一端有多遠,面對迎面的狂風暴雨,牠也是奮力地穿過,選擇飛翔,而牠也只能飛翔。

在高速公路上迎著夕陽前行的的我,像是在努力的往明天前去,如同未來如此耀眼,只要就懷著希望,就能將無處安放的憂慮與痛苦,遠遠拋在身後。

是這樣的吧,都會一直沒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