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rt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我就是怕我此生太過於平凡無奇,就沒有人要愛我了。」、「從我有記憶以來,不斷地成為優秀的人,例如考第一名上與上最好的學校,收入越高越好,這樣越優秀,才會有人要愛我。」他滔滔不絕的闡述他從小被打罵教育的長大,爸媽與師長的威嚇,不斷被灌輸只有成為菁英才能擁有一切,以及包括得到家人的關愛。

聽完了他忍受非人的童年以及求學過程,只為了達到他從小爸媽的諄諄教誨,雖然時至今日他現在有了人人稱羨事業與地位,以及對於物質完全不匱乏的狀態,也就是大家所說所追求的自由,但是卻不快樂,在場的我們以為,不過就只是有錢人的窮的只剩錢的煩惱,直到他拿出了被醫院診斷出重度憂鬱的證明。

「我爸媽覺得我連開心都不會,一點也不知足,嘴裡與眼裡竟是滿滿嫌棄,那一剎那,我覺得我錯得離譜,錯得想離開這個世界。」

從別人身上得到的愛,能讓自己完整嗎

哎,你是多麼的努力,努力的想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但是,耗盡了一切力氣,才發現那只是個過程,你的最後目的,其實只是要為了被愛。

於是,你努力再努力,好,還要再更好,像是一顆不斷向天空生長的大樹,奮力地使勁地向天空生長出了枝葉,誤以為這個就是生存唯一的方式,卻忘了在最一開始的時候,只要觸碰到一點點的陽光。

你早就可以輕易地辦到,沒想到卻走錯了方向,一味地延伸自己,然後,對於天空,陷入永於止境地追求。

我們人類所成為人類,是因為我們對於心靈層面有所渴求,以及會去追尋事務對於自己的意義。
即使我們與生俱來的天性告訴我們,愛很重要,但是在愛的面前,我們既渺小,也愚昧。

他從童年之時努力地向雙親索取安全感與愛,讓自己以為只有無怨無悔的包容雙親的一切指導,然後逐漸學會了必須滿足大人的標準,然後討好對方的要求,努力的證明自己值得被愛,然後混合這兩種方式,來處理成年之後的人際關係。

在現代社會中,普遍還有另一個狀況,那便是透過物質消費滿足生活及心靈上的空虛,也讓我們習慣用商品的眼光來看待他人,甚至孩子。
漂亮動人的包裝與通俗空泛的內容成為了最具大眾價值的代表性,讓我們以為,一個人是否能夠被愛,或者能被愛所吸引,都仰賴身體外觀與外在的物質資本是否時髦所決定。

現在,比起性無能,其實更多人是愛無能。

也正是因為原生家庭與社會刻劃了給我們的信條,我們並不會意識到,我們正在走在多麼錯誤的道路上。
亦或者是,明知道不可以,卻無法自拔。

唯有從新改造認知與潛意識,既然在幼年刻劃的信念潛意識有誤,那我們只好靠後天的不斷練習來改造。
唯有重新改造認知,在每一次的愛裡,建立規矩條款,然後必須對自己有信心,不能因為自身對愛的焦慮來影響自己的判斷,要相信即使這些身邊的人都離你遠去,你也能夠好好的生活。

像是一個母親,放手讓孩子離開自己的庇佑,讓他成長。

對於社會上的觀念,對重要的是不該商品化自己與他人的價值,不能把生命視為一種投資,覺得我對你有付出就該有所得,對我有虧欠,就要有所償還。

不管是親人或是伴侶,人與人的關係,最重要的本質在於合作。
而不是一場零和賽局,離開那些情緒勒所及不斷消磨自己的人,我們要的應該是互相成長,當兩個人都對於另外一個人的故事與成長與自己ㄧ樣重要。

這樣,才是愛的開端。

從別人索取那來的,終究不是自己的,屬於自己愛的形狀,應該是建立在一個正常的價值觀上,而不是受到任何一些包著糖衣的毒藥言論所影響。

關於愛,我們本來就會,只是我們要從心發現。

愛,是與生俱來,但愛人是一種能力,也是要過付出與傷心,我們才會學會愛人

失去愛的時候,我們大多都在等一個答案,或是一個讓現實生活突然好轉的契機,不過說穿了,我們只是被動的等待而已。

因為如果我們不提出問題,連等,怎麼會等得到答案?這樣我們就只是接受現實狀況,然後自行腦補了一個理由而已。

愛,應該是一個積極的行動,即使最後被選擇的不是自己,也該發自內心給予祝福,不能被公不公平這件事所影響,因為愛,是一切開始的原因,也是答案。

現在,你漸漸明白,自己要的不是零點五加上零點五等於一,而是一加一大於等於二。

一個人倘若必須要依附另一個人而活,無法擁抱自身的寂寞孤獨與傷心,那麼,他就只是在利用別人,來作為對抗寂寞的工具,然後懷著隨時可能會被拋棄或者被蒙在鼓裡的不安全感,

我們每個人都得要是一個完整的一,然後殘缺的部分,不能藉由其他人來補上,當然,如果遇到那個不斷消磨自己的人,將自己從一削成幾分之幾,就應該好好思考這段關係,不論是親人還是朋友或者伴侶。

如果遇見了一個人,你們之間還是完整的自己,但是有能從對方身上學到一些超出自身能力的力量,互相學習,互相成長,即使失去這段關係,最後自己依然有所成長。

只是我們大多數人,都認為愛是一種本能,根本不用去學習,只要變得成功,變得可愛,就等於可以被愛與去愛人,然後把愛當作一種互相看對眼、然後各取所需。

卻從未想過,愛,竟也有能力之分。

明白愛,通常是在受過傷之後

然後,他就開始反覆地進出精神病院,那時候,身為朋友的我們,說真的幫不什麼忙,唯一能做的只剩下收到他的訊息或是電話,我們告訴他,你若是想要說話,我們都願意陪你。

好在,經過人生這一場大起大落,他也與家人和解,也與自己和解。
出院後穩定服藥了好一陣子,再來對他的印象,就是社群網站上他與家人及伴侶四處出遊的照片了。

人生裡,關於愛的課題總是一直以不同的形出現,有時候對象像是一面鏡子,被吸引可能只是找到了與自己相似的人,相同或是互補我們或許總是搞不清,然後,在愛與被愛之間,偶爾總是會猶豫,到底要張開雙手好好地愛他,還是要雙手擁抱保護自己不被受傷害,在來來回回幾次之後,才明白自己的模樣。

其實,「不再愛,所以不再受傷害」,是對自己最大的傷害。而失戀只是為了找到下一個更好的人,我們痛過,所以更要明白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