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青春時代

後青春時代

「我的青春都耗在你身上了,你要我以後怎麼辦?」她略帶哭腔的這樣說,當時我對著電話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情緒面對,但是清楚知道這段關係勢必得在這裡做個了斷,只好頭也不回的說些理性至上的話語,快刀斬亂麻的結束這段通話。...
寺與願

寺與願

「求完籤後,我們去找師姐解籤,當下師姐向我們解釋時我們面面相覷,紛紛激動的覺得神準,可是轉身離開之後的現在,我其實也不記得她到底說了什麼。」這是他特地去拜拜跟求完籤之後跟我說的。 年節時間,華人社會習俗總免不了往廟裡跑,求心安也好,點燈祈福也罷,彷彿在這全新開始的一年裡,有來廟裡報到,有了神祉的加持,這一年才真正算是開始。 點香拜佛,雙手合十心裡暗自呢喃,然後轉身離開...
一百種過年的方式

一百種過年的方式

「請於發車前十分鐘,至售票口領票。」用手機買了過年返鄉的來回車票,有點意外居然是如此的輕而易舉,畢竟看新聞以及朋友之間常常在搶車票,讓快到了年節時間才確認回家時間的我,有點緊張不知道是否是真的一位難求,雖然路途不遠就是,好在時段選擇也是相當地多,算是順利的搭上年節返鄉列車。 你呢?最近好嗎? 北上返鄉的火車上,人潮並沒有想像中的多,只是隨著列車移動漸漸,漸漸火車由晴空萬里的天氣,逐漸開往充滿水氣的北方,使得原本就對於歡喜團聚氛圍的節慶,總是感到不太自在的我,更添加了幾分惆悵。...
那些決定不了的事情,都是老天另有安排

那些決定不了的事情,都是老天另有安排

這天臺北的天氣如同氣象預報般準確,是如約而至的大晴天,窗戶外頭街道車水馬龍的喧嘩,陽光從窗外穿透過窗簾替房間加溫著,讓還在睡夢中昏昏沉沉的我,漸漸地清醒過來,在恍惚之間,也比鬧鐘還提早了半個多小時起床,一如往常的在床上檢查未讀訊息與信件,還在醞釀著起床的感覺的我,意識到了友人早就已經梳洗完畢,他見我清醒之後,拉開了窗簾,之後便對我說,「我知道你今天的行程,但是天氣好成這樣,你行程全部取消,就去戶外吧!」說完他也沒問我的意見,就打開租車APP,就看了看附近的車,隨後便預定車輛完成,...
生活裡的捨得不捨得,一直由不得你

生活裡的捨得不捨得,一直由不得你

那天,我坐在家中的電腦桌前,快速瀏覽著要搭配著吃飯的影片,其實吃個便當不過也十分鐘以內的事,在youtube上的選擇影片的時間卻總是往往等到飯菜都涼了,我都還沒決定好, 不久吃完晚餐後,我媽走到我身旁說了一句,「前幾天賣掉了,你會不會捨不得?」 一段記憶的消往在我腦海裡淡淡的浮現,其實不論現實的考量與否,有些東西過了就是過了,不論你怎麼不去回想,它都在你身後如影隨形,而你只能試著去與它共處,不然就是等著它真正在現實世界裡灰飛煙滅。 以為緊緊抓住的,其實在離開的當下就已經完全不再相同...
渺小而穩定的存在

渺小而穩定的存在

我記得好幾年前,我在網路上看到分享的一篇文章,內容大概是說,一名參加球類運動校隊的國小生,由於隊友紛紛轉去該項運動專長水平比較高的學校,而問了家長和老師,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該跟進,隨著隊友一起轉學。 當時我看了這篇文章,看完後我並沒有什麼想法,畢竟你是活脫脫就是在這個世界中成長的人,這其中檯面下的問題與干擾,實在是一時難以說清,若真的是我遇到了這樣像我提問的學生,我實在沒有辦法像文章那樣,對著學生說出人生要追求的是對於我來說都還是那麼遙不可及的高尚品德。 畢竟,高談闊論,是那麼簡單起不用負責任的。 該怎麼看這個世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