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是個大宅女,如果不是特別吸引人的活動或聚會,通常週末假日可以足不出戶,一整天躺在床上看書、追劇,因為實在太懶,所以還會一次叫兩餐外送,因為這樣只需要開一次門,或者不餓寧可不吃,我有一位咖啡師學弟知道這樣的狀態不免驚呼訝異,不敢置信為此我願意吃加熱的餐食,我就是懶怎麼樣!

或許是因為平時工作需要跟各式各樣的人打交道、應酬,休假的時候我特別需要自我平靜的時光,沈澱、放空、充電再出發,而隨著生活工作壓力越大,所需要的復原時間越長。宅在家的時候,因為擁有充裕、不被打斷的完整時間,所以我很喜歡利用週末來追電視劇,特別喜歡一次把所有集數看完的快感,有時為了加快追劇步調,還會把影片播放速率調高1.25倍,我覺得追劇對我而言是了解時下話題和新知的一種方式,誰說只有閱讀才是獲取資訊的管道,說真的即使是一部再廢無腦的電視劇,都有可能從中獲得一些啟發,但也有可能是自己本身很愛無限延伸、胡思亂想的關係吧!

最近我終於趕上流行,開始觀看中國大陸時下最火的《三十而已》,但是受到些許雜事干擾,目前進度僅8集,但是卻已經被許多「金句」給震懾到。

其中有一集鍾曉芹發現自己意外懷孕,問好姐妹顧佳當媽媽辛不辛苦?顧佳回答她,走出月子中心的那一刻,她覺得顧佳已經死了,她成為了許子言的媽媽,而她偶爾會看著孩子自問自答,何時許子言長大、獨立了,能快點把我還給我。

擁有高學歷、婚前在外商企業任職的顧佳,婚後成了全職媽媽,為了孩子、為了打進貴太太圈子想盡辦法湊錢買柏金包,為了避免公司損失每年佔營收50%的客戶,她可以單身赴約、乾掉2個公杯的茅台(這點真的超強但也有點浪費!雖然戲裡一定是喝水)。

這星期我終於前往就業服務中心辦理失業補助(再不去我會被我媽念死),從被告知準備失業後,身邊朋友給了我很多機會和鼓勵,所以很多人反而覺得我過得比以前上班時還要忙碌,這段日子我多了許多新身份,自己也認為多方的嘗試是不錯的挑戰。直到我坐在櫃檯聽著請領規範、勞健保轉出補助,而隔壁櫃臺的大哥積極地和服務專員討論工作機會和面試結果時,當下才真正有感自己是個30+的失業人士,加上外頭突然下此大雨,不知道是不是在向過往的人生告別,也想起顧佳那句話,XX週刊的Jessica Ciao已經是過去式了。不用再活在公司規範的框架,不用再過著沒天沒日的週週截稿生活,無需在意文章的架構和用詞該符合規範,可以盡情的安排規劃自己的時間而不用擔心要被餐會耽擱,老實說我真的有種如釋重負、拿掉枷鎖的自在感,從今後開始我就是Jessica Ciao而已,如此單純。

有天晚上我去汀州路找四姑吃飯,那晚其實是為了四姑的新計畫而聚會,因為四姑想要挑戰當個Youtuber,真的是完美落實「人生七十才開始」的真諦啊!吃著美味墨魚香腸的我問四姑,妳活到現在,是阿婆的女兒、是哥哥、姊姊的妹妹、是Emma的媽媽,也是瑪德蓮的女主人,那妳覺得哪個身份的比重佔得最多?

四姑喃喃自語說還真的沒有人問過她這個問題,想了一想說道「我覺得我活到現在,一直都在做我自己呀!」當四姑說出這句話時,餐桌上的人都傻住了,我則是不小心發出「Damn」的驚呼聲。如果你能細細品味,這是一句多麼有智慧又有人生體悟的一句話,雖然她人生中有許多身份的轉換,但是自始自終都是在做自己呀!

人一輩子有不同的身份,在不同階段、環境切換著角色,總是活在別人對我們的期待裡,或者是成為他人心中的樣子,請問你們有沒有真正思考過「我是誰?」

親愛的請別徬徨,我也是卸下前公司身份後,才開始思索這個題目,自我探索的道路很孤單無助,因為沒有任何範本可以參考,也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唯一能為這個問題解答的只有我們自己,夜深人靜想起其他人對自己的評斷,你會自我否定、懷疑,但是唯有鼓起勇氣面對、剖析,才有機會找到答案,因為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比自己更理解自己是誰了。

再次想到《三十而已》另一段話,「先把一個人的日子過明白,才知道自己需要怎樣的另一個人。」也許當你過好一個人的日子,又清楚明白自己是誰的時候,妳會發現自己需要的根本不是相守到老的另一半,也許我們比自己想像中的還熱愛自由自在、沒有任何身份包袱的人生,無論看到文章的妳年紀如何,因為發現自我從來不嫌晚,怕的是妳從來不去思考,一輩子就如此庸庸碌碌的過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