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我真的恨不得一天不只有24小時,但是我後來思考了一下,我真正需要的是「即使不睡覺也不會累」這項技能,因為我最近發現影音串流平台上「我的片單」的list和頁面越來越多,似乎發生了細胞無性分裂一樣、不斷增生(這樣的比喻有點怪我知道),但是身為一位走在時代尖端的女性(咦),我必須時時刻刻掌握最流行的話題。

前陣子相當火爆的陸劇「三十而已」,我只看了15集(就知道你們以為我看完了),恰恰卡在小三出現、某人離婚和發現男方另有未婚妻的那part,我試著想要繼續追下去,但是對於拖台前的節奏,以及不切實際的上海新時代女性勵志生活,我實在忍不住Google了最終結局,也是以另一種方式「完結」了這齣戲,也許是太習慣日劇和Netflix約10~12集敘事方式,16~20集的韓劇有時對我來說也會失去耐心,更何況是超過40集、無止盡微灑狗血的影集確實不太適合我。

雙十國慶假期前的某個午後,我受邀參加英國百年香水品牌Penhaligon’s的活動,好友兼Penhaligon’s形象大使Danny在致詞時談到他最近剛看完《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以及Coco Chanel說過「不用香水的女人,沒有未來可言」的至理名言。然而真正激起我去看《艾蜜莉在巴黎》的原因是我實在太想念巴黎,外加我挺好奇法國和美國文化會碰撞出什麼火花,不得不說許多劇情和法國同事應對的話語都讓我拍案叫絕,差不多就對著螢幕大喊「這就是巴黎啊!」那種程度。

不過,我並不是要跟大家分享我的觀影心得,整部戲看下來意外讓我印象深刻的竟然是滿心期待前男友從芝加哥前來的艾蜜莉,因為前男友一句「我不適合遠距離戀愛/異國戀」而被分手了!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我真的無法克制自己對著螢幕翻白眼,這次真的忍不住對螢幕大喊「Purain!這是什麼瞎理由!不愛了就不愛了,不要牽拖遠距離好不好。」

確實遠距離戀愛,尤其分隔兩個國家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起自己年輕時週末死守電腦螢幕、每天推算著時差(日光節約最討厭了)、精算著國際簡訊的字數限制,還有省吃儉用只為了存錢去見雙方,現在想起來那段日子真的想要替自己鼓掌;然而,就像艾蜜莉前男友一樣,前男友蘇先生在當時超前某些男藝人,寫了3句FB訊息跟我提分手,早起滿心期待卻碎了一地的震撼,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不堪回首前後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放下(其實真正釋懷長達六年)。

我曾經覺得蘇先生跟我分手方式糟得可以,但是我們都知道沒比較沒有傷害,這三年我所聽到,以及自身的經歷,我發現不論是蘇先生或是艾蜜莉前男友根本是感情人生的貴人,因為比起搞失蹤或失聯,不願意承認「我就是不愛了」的前情人們,他們兩位勇敢地面對變心和感情失敗,根本就應該頒獎表揚。

歷經兩年的等待,好姐妹June前陣子對我說「兩年了,我終於看清、走出來了!」June是一位個性率真、可愛卻擁有極強工作能力的女孩,當年她為愛遠赴他鄉數月,原本以為會等到一個期待的結局,結果卻是令她痛心的分手修羅場。某個酒精催化的夜晚,June第一次告訴我關於他們兩個人的故事,我抱著她說「一切都沒事了,這完全不是妳的問題、千萬不要責備自己。」原來故事的真相是,前男友在兩年前其實就想和June分手,但是卻給了June一個模稜兩可、看似有希望的說法,那就像是在寒冷冬夜點亮火材的小女孩一般,直到最後一根火柴燃盡了,才知道一切根本都只是幻象……。

你可曾記得小時候最珍惜的玩具、最欣賞崇拜的偶像是誰?說白了人類本來就是喜新厭舊的動物,而談感情不是百米賽跑爭輸贏,更像是一場雙人華爾滋,彼此的步伐、節奏一致才不會踩到對方的腳,雖然偶爾會踩到,但那就像是相處過程中的小爭執吧!

沒有一個人打出生就知道怎麼談戀愛,大家都是在這滾滾紅塵中翻滾,只是每個人翻滾的次數不盡相同,也有可能發生翻不過去、卡關的狀況,那我們就勇敢地面對失誤,而不是跑到旁邊,冷眼看著自己曾深愛的人困在迷宮中,然後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想起一位廣義來說差點讓我變小三的前曖昧對象告訴我,他在北京吃飯時貌似隔壁餐桌有人談論著我們的八卦,因此他覺得為了我的好名聲,他必須減少跟我聯絡的次數,事後證明他就是被正宮女友發現瞎掰出來的理由。還有一個因工作遠赴國外的前男友,有一天就在通訊軟體失了音訊,後來因為第三方的關係我們再次聯繫上,而他解釋失聯的原因單單只是「工作太忙」。

事後想起這些令人拍案叫絕的理由,蘇先生的直球對決反而顯得難能可貴,面對逝去、失敗的感情他並沒有逃避,而是選擇面對、承擔起畫上休止符的責任(對於分隔一萬公里的我們,要面對面談分手似乎有短難度)

或許是社會普世價值,也有可能是從小的教育,讓許多男女不敢面對「感情失敗」的挫折,一段感情能不能持續下去,是雙方的付出、彼此認同和共同承擔的責任,並不存在誰對誰錯這件事,數學考試可以考零分,為什麼戀愛學分就不允許不及格呢?

年過三十的我在感情上依然跌跌撞撞,但是我想靜靜地抱著那個縮在牆角哭泣的小女孩,摸摸她的頭告訴她,失戀並不可恥,真正可悲的是不敢親口說出我不愛你。與其舞出一段稀稀落落的雙人舞蹈、搞得兩人傷痕累累,或許有那麼一天你會遇到水準相當的舞伴,在此之前不如盡情享受自由自在的獨舞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