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我的LINE跳出前同事Emily的訊息通知,點開連結後發現是Emily明年結婚的電子邀請函,仔細想想好像是今年第一次收到紅色炸彈(事後翻出喜帖簿,其實我趕在二月前還是喝了三場幸福的喜酒),畢竟上半年受到CODVID-19限縮聚會人數的規定,身邊很多親朋好友都把婚禮順延,或者是直接取消。

印象中Emily也是因為疫情而將婚禮延期半年,原本計畫的海外婚禮也暫緩了,還好最近幾個月看到她不時在IG限時動態分享試婚紗、試妝、拍婚紗的限時動態,臉上洋溢滿足、快樂又滿足的表情,著實也是很替她感到開心。

剛好臉書動態回顧2015年的時候,我和Rosa一起飛去馬來西亞檳城參加Summer婚禮兼伴娘的回憶,那次飛往檳城之路真是一波三折,因為兩位伴娘恍神錯過班機時間,差一點趕不上婚禮,趕在迎娶前1小時滑壘抵達,後來我們才知道有另一位伴娘買錯機票日期,直接錯過婚禮!五年過去,最近看Summer發佈的照片,發現她肚子裡默默又多了第三個寶寶,和老公的感情依舊甜蜜,當年遠赴檳城送上祝福、附贈我人生最後一次伴娘額度,果然是值得呀!

別人都已經在離婚,我卻連婚都還沒結過!

依據我的紅包禮金簿紀錄,接獲喜帖的巔峰差不多落在畢業後5~6年之間,主要是那時差不多到了適婚年齡,加上工作較為穩定等因素,後來紅色炸彈的數量開始慢慢減少,然後開始會聽到一些消息,有幾對夫妻默默地離婚,或是準備辦離婚手續,比例大約有三分之一,我記得我曾經跟朋友發出「我都還沒結過婚,竟然已經一堆人在離婚了」的怒吼。

我有一位國小同學L董,有次在某五星飯店的婚宴展巧遇,當時我開玩笑跟L董說「你竟然還來!是想要再辦一場婚禮嗎?!」殊不知L董竟然回我「哎!說不定喔!我沒有跟你說我已經離婚了嗎?」

當時我下巴掉下來的程度大概跟卡通阿拉丁中的藍精靈差不多,沒有太多時間細談,L董只跟我解釋很多事情並沒有想像中簡單,我想就是從那次,開始在我心中種下「我們不結婚,好嗎?」的種子,而最近這棵種子似乎發芽了。

結婚從來不是我生命中的首要選項

我沒對外說出口的是,這些年我對於「結婚」、「走進婚姻」看得越來越淡,不單單是看到身邊離婚人口不斷增加,而是我逐步認清媽媽小時候曾經告訴我「只要妳有能力,不結婚也沒關係」雖然我媽現在嚴正否認有說過這句話,但是老實說我挺享受自由自在的單身生活,最重要的是我意識到,婚姻並不是一張終身險,不論是男是女都不要以為結婚就有保證,因為對於現代人而言,一言不合就離婚的比例之高大概跟住家方圓百里有7-11、全家和全聯一樣。

芬蘭的人類學家Edvard Westermarck在1922年出版的《人類婚姻史》中將婚姻定義為「男性與女性之間持久的結合」,但是在1936出版《西方文明中的婚姻未來》一書中推翻先前的定義,將其修改為「一個或多個男人與一個或多個女人之間受法律或習俗承認的關係」我該說Edvard有先見之明?還是說他是從過往歷史而推論出來?

前陣子中秋節,我趁著返鄉烤肉時問了結婚約十年的表哥和我親哥哥「難道過去你們都沒有想過要離婚嗎?」當時我表哥一邊翻著肉片跟我說「哪有這麼簡單說離就離,小孩都生了,隨便說離婚合理嗎?」而在旁邊啃玉米的我哥則說「結婚就是一種責任,夫妻之間本來就會遇到狀況,那就得想辦法解決,離婚真的不是option」

確實!我沒有結過婚,部分狀況我也許無法客觀表達,但是這其中有部分也是因為自我意識的選擇而不想走進婚姻,我總覺得「婚姻」是一項很神聖、珍貴的事情,所以古板的我覺得一但結了婚就不要輕易離婚,此時應該很多人會對我大吼「妳又沒有結過婚,當然不會知道婚姻遇到各種非不得已的狀況」然而正是因為我對婚姻的珍視,我反而更不願意選擇婚姻這條路,而且是誰規定女人到了一個年紀就要結婚啊!為什麼好萊塢男藝人到了50歲結婚被說成找到真愛,女藝人過了30歲就是剩女?

無形的約誓更勝過世俗法律的保障

即使我是個婚禮控,但那並不代表著我「渴望」婚姻,我想我是「嚮往」婚禮所營造出來的幸福歡樂的Party氛圍。自古以來人類透過宗教、法律、社會道德觀等約束婚姻,但是古時候有離了八次婚的亨利八世,娶了上百後宮嬪妃的博愛中國帝王,近代則有結了九次婚的嘉寶(Zsa Zsa Gabor)、離了八次婚的伊麗莎白泰勒。

在我心裡面越來越清楚,戀人雙方與其以法律效益的婚姻約束雙方,也比不上雙方彼此在心中烙下無形的誓言來得深刻、有約束力。記得多年前曾碰到一位長輩告訴我,她和男友已經交往十五年,雙方也都有共識毋須結婚也要相守一輩子,算算到現在兩人也應該超過二十年了,而我身邊也有不乏有長輩在離婚後,依然找到彼此陪伴的另一伴,他們並沒有再一次在身份證配偶欄上填上姓名,但是卻過著令人稱羨的神仙眷侶生活。

翻著手機中的視窗對話,轉頭問問姐妹Youko為何我和K的對話如此平淡無聊,Youko冷冷地回答「都幾歲了,難道還要不切實際的談情說愛嗎?」對於走過渴望轟轟烈烈、宛如瓊瑤式愛情的二十歲,三十歲後的我性情更穩定外,絢爛有如煙火般的愛情固然美麗,但是卻只能在天空中停留數秒,對於感情反而希望是如涓涓溪水般細水長流。

「我們不結婚,好嗎?」

或許多數人會選擇回答「不好!」但是對於現在的我而言,可以肯定的說「好啊!就這樣陪伴彼此,不好嗎?」也難怪地下編輯開玩笑對我說「當同志好不容易爭取到婚姻平權,異性戀卻不想走進婚姻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