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rt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他們兩個彼此錯過了六年,現在終於在一起了,你不覺得很美嗎?」
當下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想起來以前一段往事,只是覺得這段往事不算是錯過而已,
但關於錯過這件事,我的人生經歷告訴我,

其實就跟順其自然沒有兩樣,是一種選擇錯誤或者是無作為的結果而已,
確切的來說,是溝通不良,當下的心意沒有傳達到對方心裡,抑或是被誤解成其他意思。

他們的故事是這樣的

女孩現在已經是了兩個孩子的媽了,縱使男孩與女孩都是同一個故鄉,但男孩早就易鄉而居,成了真正的異鄉人,且把遠方活成了家鄉。

國中的時候,男孩放學時總是要留下來訓練,時不時的代表學校參與一些比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放學練球時,在遠處的長椅上,多了一位女孩,暗自地坐在那,她有時候會與朋友聊天,比較空閒時會在長椅上讀書,或者寫寫功課,從午後待到天漸漸拉起黑幕,才起身往車棚前去,牽起腳踏車回家,

他們彼此知道對方存在,但男孩不善言詞,有些事只是靜靜地理解,並不明白女孩背後的意義,他們的距離始終走不近,當時男孩的隊友總是取笑,笑著對男孩說你的啦啦隊今天來了,或者沒來。
他不懂,不懂這樣的距離是代表什麼意思,同時,他也不懂自己,是不是習慣了這樣的陪伴?

直到男孩要先離開學校,起身前往球員生涯的下一站,才意識到,有些再日常不過的陪伴,也是有期限的,他感受到了女孩的躁動,也覺得該停止這樣的心理羈絆,便以保持聯絡四個字做為最後以國中生身份對女孩所說的話。

只是高中時期都到外縣市的讀書的兩人,女孩一次的轉學考,在只錄取一名的轉學考試,就考到了男孩對面的學校,兩人從以前在國中時球場到長椅的距離,換成了兩所學校隔著一條大馬路遙遙相望,由於女孩念的學校沒有宿舍,只好在學校旁邊租屋,也同時在旁邊的飲料店打工,
因為男孩要住校,每天晚上散步假時,便會去找女孩買飲料,兩人的距離似乎漸漸的不再是當時的
模樣,多了一點生活,一點親切還有一點真實。

獅子座的她,性格開始明顯,也漸漸的不是小女孩的模樣,開始在飲料店上班有人搭訕,
也會跟男孩說,這次又是你們學校的來搭訕,搭訕的招式還是千篇一律。

在男孩國手選拔的前夕,兩人一起相約回家鄉,一起去媽祖廟拜拜祈求選拔及比賽順利,
平安符上的紅線,女孩親手放進男孩的皮包,希望男孩在比賽的當下,望向休息區時,
皮包裡的紅線,就像是女孩在身旁為你加油一樣,跟國中時期一樣,都一樣,什麼都不會變。

也許是媽祖顯靈,祂使男孩順利取得培訓資格,也或許是她的祈禱起了作用。
現在事後想想,頭銜也許只是個里程碑,男孩在到達之後便沒有了後續,一次訓練,男孩受了傷
受了一個不用當兵的傷,他天崩地裂,從幼年到青年的建構的世界一夕瓦解,他斷絕與外界聯絡
他無法比賽,也無法訓練,連日常生活也有點困難,在即將升大學的時刻,他不敢與家人訴說,
他從主將成了棄將,老天在一瞬之間,收走了他的一切。
面對女孩的安慰,他無所適從,他連自己都無法好好收拾,面對女孩面對朋友,他毅然決然選擇消失。

幾個月之後,獅子座女孩進入了大學展開新生活,她身邊也換過了幾次伴,男孩憑著努力復健以及過往的技術,縱使達不到巔峰時期的競技水平,雖然無法往職業球員發展,但應付保送考試以及獨立招生,倒還是可行的。

大學之後的全新生活,兩人還是偶有聯絡,偶爾在夜裡,傾聽彼此訴苦生活,抱怨伴侶,聊聊現實與不切實際的想像,以及家鄉又變了多少,也許是始終若即若離的兩人,對於這種虛無飄渺的關係
開始感到厭煩,無數次兩人好像要走到了一起,又因為多少次的欲言又止,彼此又走向不同的世界。

兩人最後一次碰面,是回到家鄉的時候,兩人與彼此的伴侶關係降至冰點,兩人面對面吃飯時,卻避而不談此事,獅子座女孩脾氣逐漸強勢,一副無所謂的泰然自若,反正手中可以選擇的牌,總是供過於求,對於兩人是否可以一起走到未曾到達過的地方,表示了去不去也無所謂。

但她不知道,男孩皮包裡的紅線始終沒有丟,這麼多年過去,廟方在平安符上的印字早已經隨著時間淡去。

在結束飯局後的幾個星期,他們都各自恢復了單身狀態,獅子座女孩對男孩說
「為了走向總是在遠方的你,我大多時候忘記了身邊的人,這次,我想低頭看看,看看那些一直與我常在的溫柔。」

男孩並沒有多想,只深怕自己誤了女孩想奔向世界的勇氣,畢竟獅子座女孩炙手可熱,而她也為了男孩燃盡了整個青春,也成全了自己那義無反顧的青春拼搏階段,於是,男孩丟了皮包裡的紅線與平安符,將手機簡訊的草稿夾打開,把一則簡訊

「該輪到我們倆再一起了吧,我們望著彼此十多年了,我早已住進妳眼底,只要妳的一句願意,我會在你手裡開出花來。」

給刪除,然後重新輸入,
「妳要快樂噢,有機會保持聯絡」然後發送。

這故事有點長,但我想說的是

獅子座女孩她就以結果來看,是對於遠方的追求不再啟程,轉而著眼看得見的現實世界,但也許她不知道的是,男孩是她整個青春的嚮往,但男孩早已不再是遠方,她沒有注意到,後來不是女孩奔向男孩,而是男孩走近了女孩。

男孩他已成了現實,只是女孩不知道她早已實現了它,然後這次女孩成了男孩的遠方。
女孩實現了她的現實,也兌現了她的青春。

雖然說不斷錯過,其實不管有沒有過,在任何時候,應該只求我想傳達的心意有沒有被錯付,只要彼此心意有傳達確實,就不會是錯過了,因為你只能做到你能做的事,剩下的,你一點能力也沒有。

因為錯過,所以遺憾,因為該說的時候沒說,而不是不想說,所以遺憾,但其實兩者的後果完全不同。

終究走到一起的人,他們會明白,其實在過程之中早就出現無數次的集合,只是一次次沒有選擇對方罷了,並不是不適合,只是當時有更合適的選擇,雖然有些人會說是命中注定,但大多數,其實只是當時的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