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rt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記得好長好長一段時間,強迫受了填鴨式教育的苦楚,是你的與不是你的,都全部吞下去,我看著一個個曾對事物好奇的雙眼,漸漸地失去了活力,
而你也自身難保,但卻在心中一直抱持著一片片懷疑,雖然表面上對統一的教義奉為圭臬,
但在心底暗自的懷疑與掙扎,不但沒有隨著日子逐漸消去,反而漸漸地蔓延開來,逐漸泛濫成災。
連開心都要照著公式,那為什麼傷心是無解

「你開心嗎?」這一個簡單的問題
可是在長大之後,卻成了一道很大很大的題目,你一直沒辦法解開,可是這個問題一直沒有變,但影響你快樂的因素變多了,可是,快樂明明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呀。

小時候,只要學校的營養午餐是咖哩飯,以及點心是中華豆花,整個下午感覺都元氣充滿,
放學回家時,今天晚上餐桌上是麻婆豆腐,就感覺即將結束的今天,有了個幸福的終點,然後帶著美妙的心情,前往下一個明天。

長大之後,我曾陷入一段很長時間的黑暗期,那時候的我,總是想盡辦法去做一些我曾經做了會開心的事情,以前打球時候會開心,可是我球打完了,對於場上那些芝麻小事卻總耿耿於懷,反覆糾結,以前騎著車兜風感到心曠神怡,而我騎完卻覺得永無止境的空虛
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到了便利商店,微波加熱了以前最喜歡的麻婆豆腐當作晚餐,
吃完之後,我依然覺得明天好遠好遠,夜晚依舊好漫長,也不斷懷疑自己也許到不了明天。

是你說的呀,人生就是追求那些物質,得到之後你就會感到快樂,可是為什麼
,我走過了這一遭,卻還是沒有感到開心,
是你說的呀,後來我才知道,

這些都是你說的而已。

有次,我走回以前的小學,看著以前訓練的球場,現在早就已經被全新的地板材質給覆蓋上,現在在這裡上學的小學生,應該很難想像吧,以前在同一個空間裡,同時有四組校隊在練習,可是是從什麼時候,消失不見了呢?
雖然我不會知道答案,所以我告訴自己,以前球場上快樂長大的我們,我們的快樂,是讓球場持續維生的養分,應該是漸漸的漸漸的,沒有小朋友在願意在這球場上快樂的打球了吧。
球場沒了養分,就漸漸枯萎,學校只好給了它新的面貌新的生命。

我細數那些以前可以讓我感到開心的事情,現在卻成了圈選達成開心目的的刪去法,一一的與快樂無關。

在這日復一日的低潮時期,你只好反覆的思考,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一切發生,而老天讓這一切發生,是要我學習什麼,在這無人問津的時刻裡,你只有不斷地與自己對話,才不會感到寂寞與害怕,那時候的我踏破黑夜,與失落為伍,走進最深的夜裡,才找到那個一直被埋藏的,最初最真實的自己。

他其實就像個小孩子一樣,有什麼情緒反應都很直接且不掩飾,但他就是最原始的你,你在世俗上學習到的教條規範,都成了馴化他的鞭子。

後來,生活盼到了一點光,當你走遠了、迷失了,就回到最一開始出發的地方看一看,你當初心裡所希望的地方,你是真的想去嗎?抑或是走向了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我對你期望很高喔,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小時候的我總是忠言逆耳,對於一些批評與指教,總是不屑一顧,老是覺得你們都用你們的眼光看我,也不曾想與我討論,只拼命想說服我,也不想要聽我說,然後都說你不懂,
可是,我難道真的不懂嗎?
我們都懂,只是找不到一個說服自己去執行的理由,以及等不到一個真正用你喜歡的方式與你溝通的人,
然後,就這樣年復一年,不斷地與各種期盼來回拉扯,但也就是因為這些內心拉扯,扯出了自己真正的形狀,
之後經過了許多年,你受了點傷,也受了一點風霜,多了一點耐性,開始聽得完別人話語中的意思,也會去思考這些話背後的善與惡,

可能是因為走過了那段令人難過的日子,你去過了那最壞的地方,現在有了顆最柔軟的心,
如今現在聽到了你對我說,
我對你期望很高喔,反而感到滿滿暖意,你才知道被人在乎與重視,是多麼的難得與不可得,不再像以前的自我糾結,而是得到了一股力量,
原來,打開心胸之後,你能擁抱的遠超乎你想像,
以往你只能理解,但是這一次,你是真的能感同身受這段話了。

決定自己的模樣

過了那段將別人的期盼當作自己追逐的目標之後,其實不管有沒有到達,你都遲早將被拋棄,一路上的成長,也可以說是一路的篩選,如同為了吃飽一樣,天氣冷了有火鍋以及暖心的煲湯做選擇,天氣炎熱時想換吃清爽的涼麵或是簡單的滷味及燙青菜。

而你卻誤信了他人,以為人生只是為了吃飽,反正都是填飽,而你一年到頭都只吃滷肉飯,而失去了多樣性,然後你的人生最終營養不良。

別人的期盼,其實是一種選擇,你可以拿來當作試煉自己試金石,來看看自己有多大的能耐,只是當你無法選擇時,就要果斷停止就是,
畢竟這些,都是別人的。

說自己的故事

有一段往事,印象很深刻,長久以來壓抑內心的想法早就成了習慣,也渾然不自覺,也看不到自己認知以外的世界,只願過著自己熟悉的日子,
記得有一次,在大學時期,去了電影院看電影,由於這對我當時的我來說,是一件完全不必要的事情,因此當只有在有朋友的號召下,我才會走進戲院,但看什麼已經不太記得了,

難過就哭泣,開心就大笑,這其實對壓抑的人是相當不容易的事,而許多情緒感觀,往往是很單一的,

那場電影是我第一次,因為悲傷難過以外的事情眼眶泛淚,有句話是說
「年少時因悲傷落淚,成熟時因感動落淚。」
我在當下像是開竅了一般,你發現你的人生過往少了太多太多人生體驗,少到好像是不曾活過一樣,看似我好像活了好幾年,但其實不是,
而是我只帶著一種想法、一種思維,別人的期待與一種生活方式活了一天,而這一天,重複了好幾年。

而其實,我只活了一天。

後來一整場電影,我都在反覆思考這件事情,而電影演了什麼,早已經不重要,因為它已經給了我最重要的東西。

步出戲院的那一刻,明明白白地意識到,我的人生,其實是從現在才開始的,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我寫了這麼多年的人物設定,到如今才要開始演自己的這場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