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如往常、再也熟悉不過的台北冬日夜晚,濕冷的天氣和總是無法從厚重雲層中探出頭來的太陽,如此令人陰鬱的天氣已經持續超過一星期,雖然雨並不是一天到晚24小時不間斷的下,但是濕漉漉、積水的路面,總是曬不乾的衣服、潮濕的房間,都讓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心情感到厭世,即便是已經在台北生活近20年的我,只要一想到台北的冬季,我真的好想和台灣黑熊一樣有冬眠這項生理需求。

那天晚上我和姊妹Youko、K相約吃晚餐,我們一群人開心的在永康街的豊賀大酒家聚會,其實說不上是聚會,就是工作後突然決定一起吃晚餐,就像歐洲人工作結束後和朋友、家人小聚一樣,我最近越來越喜歡這樣突如其來的聚會,有時太過刻意的安排,反而讓人覺得不自在,正是稀鬆平常的聚會,才能看見彼此最不做作、自然的一面。

晚餐結束決定一起先送Youko回家,那時令人煩燥的雨暫時停了,或許是連日的陰霾在心中累積過多的負面情緒和不安,我還是沒忍住和K說出我這幾天心中的不愉快(明明下午好兄弟千交代萬交代別談這件事)出乎意料的這件看似稀鬆平常的事情,讓我們兩人站在台北街頭近一小時,從無雨吵(鬧)到雨勢逐漸轉大,隨著我們的脾氣增大,雨勢也是沒有在對我們客氣,也許是希望可以因此為我們降溫…不歡而散、沒有結論的夜晚,在第二天中午的一通電話,以及連日跟好姐妹的抱怨後終於獲得解套。

你的控制欲太強!讓我感到無比的壓力

那天和K爭吵的內容,是許多人不論在家庭、感情、友情中都會遇見的狀況,也就是所謂的「控制」。原本以為只是我的小小抱怨,沒想到在K的眼中是對他生活的掌控,K認為我試圖證明些什麼?似乎逐步干涉他的生活?聽在我耳裡真的覺得無比刺耳且尖銳,難道我無形中真的帶給人如此難受的壓迫感嗎?

無巧不巧或許是希望彼此冷靜吧!爭吵完的數日得以因為工作邀約遠離台北,與友人走訪瑞芳山區、尋找秘境美食,返回陽光普照的台中休養生息。

週六結束訪談意外在VWI緊臨台中草悟道的咖啡店喝一杯咖啡,剛與我認識幾小時的攝影師羅哥說到「我覺得妳給我的感覺好像我姊姊,妳家是不是也有一位控制狂媽媽」聽到羅哥這樣說,我忍不住驚聲尖叫到「對!我媽真的是超級控制狂,在她眼裡沒有一件事情看得順眼」而不知道什麼原因我接著說「或許是因為媽媽的關係,其實無形中我身上也有一些她的影子,我同樣沒有辦法忍受超乎我預期的狀況發生,而且我希望身邊的人可以按照我的步調或準則行事。MERDE!我好怕變成我媽喔!」

媽媽對我的關愛和照顧卻成為我的束縛

話夾子一開,我開始細數過往三十年的人生(誠心希望這篇文章不要被我媽看見。媽!我知道你是愛我的,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想抱怨一下)或許是因為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媽媽為了照顧我辭掉工作,因此專心一意的照顧、養育我,小學我是跟著爸爸上下學,升上國中後不知道是太怕我出亂子,從國中到高中6年的歲月都是由媽媽接送我上下學,聽到這羅哥下了註解「妳媽真的完全把你綁死耶!」此時我才想到,高中時偶爾假藉補習、K書知名,我才有機會享受下課和同學一起搭公車的樂趣,難怪我每次都很興奮期待。

生活作息上的要求我媽同樣不放過,每當我拖著小行李箱返家,因為過往出差的習慣我會把行李箱攤開,方便隨時找東西(看過我行李箱的人都知道我收納超好,完全不是亂塞的那種)可是如此的便利看在媽媽眼中特別刺眼,有一次她忍不住說「為什麼你不能把行李箱蓋起來,很佔空間,而且要是別人看到了怎麼辦?」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在心中尖叫「在自己家裡到底哪來的別人會看到!」

另外,我習慣性早上洗頭,每一次我洗完頭我媽又會開始碎念沒有馬上把頭髮撿起來;還有我偶爾回台中會忍不住要買一杯古早味紅茶,最好是在返家前就喝光,不然被媽媽看到又會開始十五分鐘的撈叨。

你口中的「每次」並不是我真正的生活

我記得有一次她又因為某件事情叨念時,我決定告訴她「請妳停止用『每次』這個詞,因為妳並不知道我平時過的是什麼生活,今天這一杯紅茶是我半年來第一杯,而我一年喝手搖飲料的次數一隻手掌數得出來,所以請妳不要再說了。」

「就是因為你都這樣,所以才會….」、「妳每次都這樣,到底要講多次」、「為什麼總是講不聽,到底要講幾百遍」上述的句子是我最常從我媽身上聽到的。

後來,我才明白這就是所謂的「親情情緒勒索」,我們曾經以為父母之命是不可違抗,然而如此的壓力和情緒勒索多年來加諸在身上,真的讓我快喘不過氣,也無怪乎我北上念大學後,才真正有一種我終於自由,原來人生可以如此自在、輕鬆,我彷彿能夠真正掌握自己生活的感覺。

羅哥聽完我的經歷拍拍我的肩「妳是聰明人,自己也有發現這樣的狀況,我相信妳可以調適的很好。」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韓劇《沒關係是神經病》中,女主角高文英的童年時光,同為作家媽媽的那種掌控欲,對高文英造成的心理影響讓我光看電視畫面都感到不寒而慄(當然我媽沒這麼恐怖)也正因為父母親的不願放手或者該說過度保護,讓身為孩子的我們感到無比沒有安全感、喪失自信心。

正視自己的情緒,尊重彼此是獨立個體

想起在瑞芳的新村芳書院,村長告訴我「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不可能要買一個人都按照我們的步伐、規定去生活,而是要尊重彼此的差異」我抱著溫暖的村長,哭著對她說「如果可以不要去碰觸感情這件事,我們就不會受傷難過了」村長暖暖地拍拍我的背說道「親愛的,妳要知道妳是最棒的存在,而我們來到這個世界就是要去學習這些事情,同樣身為母親的我也在學著如何和孩子相處,如果妳有情緒或不滿也別總是藏在心裡,適時地吐露表達才是健康的。」

中國人總愛說「報喜不報憂」但我真心覺得在現代社會,這樣的觀念真的不能再繼續傳達,因為在生活步調如此快速的現代,要是真的只能報喜不報憂,社會上可能會發生太多令人難過的事情(普遍華人依舊不願敞開心胸面對心理治療、精神疾病的議題)人生沒有所謂順順利利的事情,不論是家人、情人、朋友或者是工作職場,我們都在試著尋找、調整彼此的相處模式,而我們也必須隨是靜下心來自省,隨時檢視自己的情緒和需求,擺脫情緒勒索的學習路上,你我並不會感到孤單,因為很多人即使離開人世,依然參透不了這個問題,更何況是我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