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12月有我最期待到節日-聖誕節,或許跟我從小在教會學校長大有關係,每年12月學校的工友伯伯、阿姨就會把聖誕樹、馬槽搬出來,校園中會擺滿盛開的聖誕紅,掛上五彩繽紛的燈飾,而每一個班級都會使出渾身解術佈置教室,希望自己班上的教室成為全校最吸睛、最引人注意的班級(競爭的意識從小就開始培養,輸不得!)

我記得小時候的聖誕節會和幾個要好的家族朋友聚會,雖然我們都不是教友,但是我們喜歡在聖誕節前後的週末相聚,一起享用大餐、交換禮物,只是交換禮物通常是大人們在進行的環節,我們小朋友其實只是喜歡那種歡鬧、可以到凌晨不用睡覺的感覺。

因此和很多人相比,我算是比較早接觸聖誕節交換禮物這個儀式(算是啟蒙早還是超前部署?!)看著張阿伯從眾多衣服中挑出適合每一位在場女性的衣服,不論這些衣服是不是最流行時尚,大家都還是相當興奮期待,因為是依據身形、個性從中挑選出來,能夠感受到那份用心(尺寸不合的時候還會當場交換)

集資零用錢首次挑戰挑禮物

這樣的聖誕聚會大概持續了6年,我記得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同班同學小葛的家人也是聖誕聚會的成員之一,我們兩個小女生有一天聚在一起討論,想要集資兩人的零用錢,為在場的長輩們挑選禮物。

我們談論著每一位長輩的生活、個性,試著從中找出適合他們的禮物,我們為單身獨立的小阿姨挑選了一個可以裝大碗泡麵的馬克杯,替喜歡沖洗照片、重視家人的畫家叔叔選了一個相框。

聚會那天我們兩個小女生微微諾諾的拿出禮物,鼓起勇氣大聲說「我們今年也有禮物要給大家!」在場的大人都露出驚嚇的表情,然後聽著我們一一解釋為什麼替大家挑選禮物的理由,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他們開心地大笑,並鼓掌說「兩個貼心的女孩長大了!」

生日乖乖桶教會我的禮尚往來

不知道和我同為七年級生的讀者,有沒有經歷過小學過生日要買乖乖桶在班上慶祝的日子,有一天我和蘇菲亞談到這件事,她點頭如搗蒜一定要用乖乖桶,因為那是一種身份地位的象徵(現在想想我們以前到底過著什麼生活)為什麼大家總是要在生日的時候(逼父母)買乖乖桶請客?我想那是一種「禮尚往來」的表現,因為我們在慶祝其他人生日的時候感受到吃乖乖的喜悅,因此當我們自己過生日的時候,理所當然也想要同學、朋友也能吃乖乖(到底乖乖下了什麼廣告啦!)

小時候我們可能偶爾會從最要好的朋友那收到小禮物,金孫之(我哥哥的大兒子)就跟我說過他的同學送過他角落生物的便條紙(雖然他不是很喜歡角落生物)。有一次中午和Tina吃完午餐,她告訴我冠軍(Tina女兒)的最好同學今天最後一天一起上課,她忘記要去買禮物了!看著慌亂無比的冠軍媽,我告訴她不用慌張,我陪她一起去挑選禮物,後來我為兩個小女孩挑選了一組一模一樣的髮夾和玩偶,因為小女生總是喜歡一樣的東西(代表感情好),再用可愛的小紙袋包裝起來,果真獲得兩個即將分別的小女孩喜愛。

充滿驚醒的交換禮物適合生活類的物件

隨著聖誕節越來越近,許多人開始討論要不要交換禮物?很多人都會訂定禮物的價格或是主題,以免有人散盡家財、有人只是清家中庫存的狀況發生。以聖誕節、跨年交換禮物為例,因為不知道抽到禮物的對象會是誰,我的原則是以送出去的東西一定要是自己真心喜歡,而且當自己收到後也會使用的物件,有一年我送了一塊滑草板給時尚總監B哥,至此成為我送禮人生的污點,至於蔡董收到LED燈泡又是另一個精彩的故事!

因此交換禮物我推薦可以挑選生活類的物件,例如香氛蠟燭、擴香、茶包、咖啡、紅白酒等,裝飾品、保溫瓶、保溫杯謝謝再聯絡(I don’t care什麼聖誕限定!我要可以用一整年的東西!)但記住盡量避免有過多的個人喜好、過於實用,例如你喜歡色彩的圍巾、偏好的護手霜口味或是皮夾、筆記本之類的。

我個人就很喜歡收到紅白酒,因為可以馬上打開一起享用,最近我和K就大肆採購來自澳洲塔斯馬尼亞的Georg Jensen設計的氣泡酒,時尚簡約的設計,而且金屬瓶蓋還能重複使用,我們一致的想法是管他瓶子裡頭的氣泡酒好不好喝,重點是那美麗無比,又拿得出手的Georg Jensen呀!K從原本10支,到最後加碼至40支,他告訴我這種好物比妳送麵包給人好(請讓我先翻個白眼)我必須澄清,我送的麵包可是全台北市最好吃的吉可頌,而且我是去探班不是送禮,探班和送禮的心意不太一樣好不好。

挑選特地對象的禮物重在平日的細節

如果你問有特定對象的生日禮物呢?我覺得在有特定對象的情況,必須從生活中的細節去觀察,如果你有心想要為對方挑選禮物,一定會想盡辦法去挖掘,就像西方家庭的父母每到聖誕節都在猜小孩到底寫了什麼卡片內容給聖誕老人!

和我同月同日生的好姊姊派莎也是一位送禮高手,有一年生日她送了我一條ZARA的絲巾,因為有一次我去找她的時候頭上綁了一條絲巾,她看到了覺得特別適合我,所以有天下班路過看到就順手買來當作生日禮物給我,多年過後,那是一條我至今依然很喜歡也會佩戴的絲巾。

我的好姐妹Vanessa也許不會特別在生日的時候為我準備禮物,那是因為她生活無時無刻都會替我找尋合適的物品,有時她會突然問我奇怪的問題,然後隔沒多久就會收到小驚喜,舉凡Kumamon的手袋、糖果餅乾、粉紅兔子卡片,Vanessa是走三不五時給我驚喜的路線。Vanessa最厲害的一點是會從生活中觀察,她就曾經送過一組限量的骨瓷給前男友的媽媽,結果兩人分手後反而是無緣的婆婆對她難以忘懷。

禮物蘊藏著你對收禮者的祝福和期許

今年收到的第一個聖誕禮物來自Naomi姊姊,她是一位相當溫柔又有氣質的姊姊,當她從包包中拿出一瓶小巧的法國Syrah紅酒,我立馬放聲尖叫,Naomi說知道我喜歡小酌,這樣的小ml我覺得剛剛好,而且產地是我最想念的法國,葡萄的品種則是我最喜歡的Syrah。

更讓我感動的是,酒標寫著「HÉROS」是法文英雄的陰性,我跟Naomi、Stephanie(Naomi的姊姊)說「我們都是HÉROS啊!」Naomi回答道「我就知道妳懂!我特別選這瓶HÉROS給妳,因為在外打拼就是英雄啊!」聽到如此的鼓勵真的覺得感動又溫暖。

我的地下編輯James就是走手工家政夫路線,期待哪一天他會縫一個我名字的零錢包或者手帕給我(開始開清單)

多一點巧思和用心 心意是無法隱藏的!

前陣子我終於為兩年前獲得的Rory McIlroy簽名高爾夫球找到新主人,這兩年來我真的拿那顆球沒有辦法,直到前陣子遇到一位懂得它價值的伯樂,我在手寫的卡片上寫道,物品也是需要遇見伯樂和知音,很開心我替他找到懂得珍惜它的主人。

不論是派莎、Vanessa或是Naomi,其實她們挑選的禮物也許不是特別貴重,畢竟禮物的貴重與否和友情的價值並不能用金錢衡量,但是都能從中感受到她們的用心和巧思,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帶給收禮者的祝福和疼愛」那是一種超越金錢、物質的感動,就如同我將Rory McIlroy的簽名球帶著祝福贈送給我的朋友一樣,送禮者的心意是會傳達出來、無法隱藏的。

「送禮的藝術和學問」博大精深,確實不是一朝一夕、一簇可即達成的成就,只是希望大家在挑選禮物的時候多一點用心,你漸漸會發現送禮不再是一種壓力,反而能夠享受挑選禮物的趣味,以及對方收到禮物時的成就感!

希望2020年的聖誕節、跨年都能收到你心目中的禮物,即使沒有也沒有關係,因為你已經閱讀到這篇文章了,我相信當你懂得送禮的藝術和學問後,再也不會收到地雷或垃圾,因為你的用心是會潛移默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