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我的好姐妹瑪兒一直跟我推薦收聽Melody和王貞妮的Podcast《姊妹悄悄話》,而且瑪兒還指定我一定要用Youtube收聽兼收看,因為有Drama Queen之稱的Melody在錄製Podcast的時候,表情跟肢體動作實在太豐富有趣了,雖然Podcast一開始是強調聲音為主,但是多了影像那視覺和娛樂效(笑)果真的讓人欲罷不能,有時候我會利用打掃家務的時間收聽,如果當週的議題是我有興趣的內容,我就會再利用吃飯的時間再打開Youtube收聽、看一次(推我入坑的瑪兒還會嘲諷我有必要這樣重複複習嗎?)有時我還會拿紙筆把聽到有所感觸的句子或故事記錄下來,畢竟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的記憶力真的是一日不如一日(拜託銀杏廠商可以跟我聯絡一下嗎?)

其中有一集節目的主題是「撒嬌女人真好命」,這集節目我大概聽了十次之有(我承認我可能真的有病)節目中開宗明義地強調「身為現在新時代女性,不僅要能夠獨立,也要學會如何撒嬌但又不做作!」 如何做一個溫柔體貼又自信l獨立的新時代女性呢?我想這應該是許多人很想參透的課題。

日前我跟移居澳洲多年的高中好朋友阿晴約了一場早午餐,因為多年未碰面,所以我們以最快的語速跟方式更新了彼此這幾年的人生,深怕時間不夠用可能聊到吃宵夜都講不完,阿晴這幾年的人生發生了許多狀況,牽扯婚姻、感情、友情和健康,握著她的手、聽著她看似堅強地說著那些經歷,過去兩年因為擔心害怕導致晚上失眠睡不著,又因為不想讓周邊朋友擔心而選擇不說來而獨自面對。

長大的我們都忘了身為子女的身份

那天阿晴告訴我,因為離家獨立太久,突然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跟家人相處,有時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父母,或者不知道該如何跟父母溝通?其實我也是離家多年的孩子,這幾年因為年紀、心境和人生際遇的改變,我也逐漸調整與父母相處的方式,並且試圖找到雙方的溝通模式,我告訴阿晴,每當回到台中娘家(我單身未嫁但我喜歡稱呼老家為娘家)我只想要專心做好一件事,那就是「當好一個女兒!」

很多人可能跟阿晴一樣會好奇什麼叫做當好一個女兒?Melody在Pocast中提到她家大女兒Olivia的有趣故事,每一天Olivia在爸爸回家時,都會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並用超級誇張的尖叫聲迎接爸爸回家。還有一次,Olivia在吃飯後水果時,突然一屁股坐在爸爸的大腿上,稱讚爸爸新修剪的髮型,並告訴爸爸自己每天都會注意他的狀況和變化。

聽到這段故事,腦海中突然想起小時候的我,曾經被很多人說只要我一對爸爸撒嬌,他什麼事情都會答應我(除了天上摘星星),曾經我因為討厭爸爸晚上要出門應酬,所以自以為把許多書搬到門口堵住,這樣爸爸就出不了門而會在家陪我,或是小學搬家因為害怕一個人晚上睡覺,堅持要爸爸到房間陪我的回憶。

撒嬌、示弱不分男女 只在你敢不敢表達出來

我想起金孫Nathan(我的大侄子)三歲時在木柵動物園發生的事情,當時我和表姐特別幫他租了一台娃娃車,心中盤算著如果他的小短腿走不動了,至少可以讓他在娃娃車裡休息,可惜事情往往都不會照著我們的計畫走,走累後的Nathan寧可走幾步休息一下,怎麼也不肯坐上娃娃車,後來他以哀怨的小眼神看著表姐,並對表姐說「姑姑,我走不動了,妳可以抱我嗎?」表姐則回答他「可是姑姑手痠沒辦法抱你。」

原本以為Nathan會使出哭鬧的大絕招,但是他卻突如其來的用無敵可愛的小奶音跟表姐說「可是Nathan腿痠…」聽到他這樣說,我跟表姐決定舉雙手投降,怎麼忍心拒絕如此可愛的撒嬌(殊不知我在心中咒罵這個小子真有一套!)

我們許多人從大學離家、出社會後,獨自一人在外打拼,面對了無數挑戰,也解決了許多問題,生活有時就像過五關斬六將,時時刻刻要保持警覺心,因為我們知道當狀況發生時都得獨自面對。曾幾何時,我們已經不再是那一遇到困難就會跟父母求救的孩子?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也將那個會對爸爸撒嬌的天真小女孩遺忘在內心深處?

然而,有時堅強獨立久了,真的很希望可以稍微鬆懈一下,而回到台中娘家就是讓我能夠無拘無束、卸下心防的時刻,我只想做回那個可以跟父母撒嬌(耍無賴)的小女兒,想要享受被父母、家人呵護疼愛的感覺(其實我是想當一個完全不用腦的千金)

我告訴阿晴,有時候適時地放軟姿態,或者試著以撒嬌的方式跟父母溝通,會意外地發現很多緊繃的狀況突然迎刃而解。

記得有一次,我只是在晚餐餐桌上以悠悠口氣提到,好久沒有吃到媽媽煮的招牌鴨血大腸麵線,還記得當時我媽嘴巴不斷碎念「我現在哪裡還有體力準備那些,而且弄那道菜,金孫、白金孫(我侄子們)都不愛吃」結果,隔兩天的晚餐餐桌我驚然看到想念已久的鴨血大腸麵線!原來媽媽唸歸唸還是把我的需求聽進去了(女兒點滴在心頭呀!)

即使是鑽石也能輕易被水切割開

其實生活中不用無時無刻展現強勢的一面,適時的服軟或求助是人之常情,畢竟沒有人是什麼事情一開始就明白的,在學校的我們遇到問題會向師長求助,工作職場上遇到狀況也會懂得向前輩尋求協助。

當我們投入社會,我們不斷用水泥、磚頭在自己身邊築起高牆、戴上不同的面具,將原本的自己隱藏起來,我們不願意讓他人看到我們軟弱無助的一面,我們越來越好強,漸漸地我們從好強轉為城牆,面對困難或是無助的狀況時,我們習慣性一肩扛起而非向他人尋求幫助,久而久之給外人造就了女強人的形象。

回首過往日子,我曾經有幾次在朋友面前止不住淚水,默默地訴說著工作、生活所遇見的委屈和難題,朋友靜靜地聽我訴苦,拍拍我的肩、抱抱我並告訴我「有時候你真的不用如此逞強,你已經很棒了!」

想起美麗的朋友Wsyne告訴過我「璀璨堅硬的鑽石,卻能輕易被水切割開來」這不正是大家常說的「以柔克剛」嗎?為什麼我們總說「撒嬌的女人最好命」,那正是因為這些女人懂得適時卸下武裝,走出圍牆求助、面對自己的不足、擁抱生命,也難怪他們是好命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