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傍晚時分,父親外出回來,隨著他進家門擺放行李的方式,以及關門的力道,我感到了一絲絲的不安,看著父親的緊皺的眉頭,心想,肯定是下午的外出,有了什麼樣不開心的際遇吧,男生其實很簡單,察覺到客廳氣氛不妙,會下意識地逃離這奇妙的氛圍,正當我想要離開客廳時,父親則先開口了,
有件事情要問你們兩兄弟,請你們給我一個答案!

逃離現場失敗的我,默默坐下來,也放下了遙控器,簡單做了點心理建設之後,回應了幾聲,便等待父親接下來的問題,
「你們到底有沒有要結婚,現在給我一個答案!」

原來是這個問題,當下便笑了出來,但因為父親的神情異常嚴肅,我也不太敢表現得太過隨便,
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在外頭,親友對於他兩個兒子婚事的詢答,他總是一貫客套地回答,可能是有人針對父親一如往常地回答,用言語活生生刺了幾句,因此父親才會有點情緒激動,說真的,這位友人也太不識相與厚道。

獨身的我,要回答這個這題實在是很有意思,結婚的必要條件首先要有另外一半,可是我沒有另外一半,所以這基本上就是一個父親也知道的答案,我也是啼笑皆非,
「我的意思是,你們有沒有打算結婚這件事」,父親隨後做了解釋,原來如此啊,我才恍然大悟,我想是在外面對親友時不時的問答,以及身邊友人都已經當了爺爺奶奶,這類的問題,才會不斷的出現在生活當中,而原本一貫的回答,也已經不堪負荷。

我們接下來,是不是不結婚就得要分手

想起幾年前,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時,那時的她不斷地說著,她想要的婚禮,她爸媽想要的婚禮,以及她想要的婚後的生活,然後沒有要討論的意思,她其實就在告訴你,你要照著我的方式,雖然車子已經是定速模式在行駛,在她用著情緒勒索的方式要求時,只能藉著我要專心開車的理由,稍微迴避一下這一直不對等的關係及質詢。

兩邊家庭對於我們兩人的關係認知一直達不到平衡,所以完全沒有辦法進入下一步,更不要想說那些下一步的瑣事,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此刻我只納悶的是,我連愛情的部分,都感受不到,然而此刻已經有太多事情,凌駕於兩人的關係之上。

雖然兩人的關係,是說論及婚嫁,但是比起一些客觀現實上已經談妥的案例,例如喜帖以及婚宴會館的預定,倒也還不至於,也暗自慶幸,還沒走到這一步,就已經結束兩人關係。

兩個人走在一起,是不是時間到了,不結婚就只剩下分手這條路,其實我也不清楚,
同床異夢的沈默,從春季到深秋,你也不禁納悶,妳為何看著我日漸疲憊,才是證明我們之間的愛的歷程,
我把對於我們之間關係的消耗,拿來灌溉我們的感情,我也不曾祈求豐收,只是當時卻也不知道
其實沒有結果,也是一種結果。

不願放手的原因,只剩下不願承認現況的自己而已,而放手之後的生活,除了感慨萬千
更多的是早已油盡燈枯的自己,要面對已失去控制的生活無力感,這麼多年過去,你可能連自己是誰,都已經不記得了。

自己出錢出力,為了演給別人看這一場,名為結婚的大戲

後來聽了好幾個故事,其實婚姻的這事情,大多為城內的人想出城,城外的人想進城,
對於曾經想往城內走去的我,對於幾個朋友的故事,也深切的感受到深深地感慨與嘆息,
都說鑽石恆久遠,但也有了鑽石,城門還是不開的例子。

最近看了一部之前就頗期待的港片,金都,雖然劇情上偶有瑕疵,但大致上傳達了在香港正值適婚年齡的人,所面臨的困境與心聲,其實在臺灣,也是面臨一樣的問題。

那些婆媳關係,婚後的生活,亙古不變的老話題,隨著時代的推演,至今也沒有得到好的解釋。

電影裡面有一句話,「既然兩個人不相愛,然後結婚,那算不算假結婚?」,讓我想起了一些朋友,他們是不是真正愛著彼此的我不清楚,但他們卻說是彼此是適合結婚的兩個人,
說是夫妻,更像是室友,一個你還可以接受的對象,平時也不太多交流,彼此的個性與習慣不太需要為了兩人共同生活而去修改。

畢竟婚姻關係裡,有太多看不到的成分彼此糾結,互相牽引,婚姻就像是漩渦,就算深陷其中的人,其實也很難搞得清楚狀況,也有許多電影,關於這些問題,給出了最方便的開放式結局,
關於適合與愛,是適合才愛,還是愛了才適合?身邊也不乏有各自的擁護者,唯一肯定的是,在這場找隊友組隊,闖人生遊戲的關卡中,沒有人想落單、想輸。

最糟糕的是,是跟讓你感到孤獨的人一起終老

就像婚姻故事裡說的,每個人都怕孤獨終老,但最可怕的是,是跟你感到孤獨的人一起終老,回想起那些走不下去的關係,要是成了往後的每一天,彼此掐著彼此的軟肋,誰也不讓誰,在電影消失的愛人裡,有一句話,「在夫妻關係中,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嘗試控制對方」,有許多爭執與無解,都是誰都不願意向誰妥協,在兩個人的關係中,最後成了個人意志的較量,儘管,沒有人願意承認。

在我逃離了那,多數人都以為會走到婚姻的關係之後,我拿你們所說的幸福與快樂,換取我一個人獨自流浪飄蕩,他們所說的適合,大多數是甘願或是兩人討論之後的結果,
其實婚姻就是需要達到一種動態的平衡,在婚姻關係中,這種關係比愛重要得多,甚至是一種,雙方都認可的控制方式。

例如我對於廚藝完全不行,而另一半正好擅長,而我也就甘願三餐受她的控制,而可能其他方面,我便也控制著她,而她也樂於被我控制著。

控制是一種信任,同時也是一種依賴,適度的依賴會讓夫妻關係更加地緊密,就像兩個齒輪一樣,如果不懂得互相控制,那麼婚姻關係一定會難以運轉。

穩定而長久的關係,其實是被動開啟的技能

我們生來都不會愛,也是一路慢慢學著如何愛人與被愛,有些人打著想要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關係,或是想要穩定的男女交往關係,這些都是一開始無法去事先說明的,你以為他具備了穩定的條件,卻也常常意外摔了一跤,你打著穩定關係的旗幟,反而成了有心人的下手目標。

婚姻關係就只是一只合約,而天天毀約的也人大有人在,怎麼又能夠相信進入兩人關係的行前說明會,而輕易地騙過自己,

進入婚姻關係最重要的除了衝動,還有兩個人彼此的心有靈犀,一進一退的默契,兩個人的心之所向,不是靠嘴巴上說說,相處久了你才會發現真實的答案,那個你們想共同前往的未來,得要經過這些路途,兩個人才會抵達婚姻的城門口,
此後,兩人在擁著彼此的心,在城裡長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