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好幾年前,我在網路上看到分享的一篇文章,內容大概是說,一名參加球類運動校隊的國小生,由於隊友紛紛轉去該項運動專長水平比較高的學校,而問了家長和老師,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該跟進,隨著隊友一起轉學。
當時我看了這篇文章,看完後我並沒有什麼想法,畢竟你是活脫脫就是在這個世界中成長的人,這其中檯面下的問題與干擾,實在是一時難以說清,若真的是我遇到了這樣像我提問的學生,我實在沒有辦法像文章那樣,對著學生說出人生要追求的是對於我來說都還是那麼遙不可及的高尚品德。
畢竟,高談闊論,是那麼簡單起不用負責任的。
該怎麼看這個世界呢

「改變自己的想法,就能改變這個世界」,其實到現在,我都覺得這是個不負責任的廢話,而且再說了,真的有麼容易嗎?曾經有位就是不喜歡我的長輩,看不順眼的時間大概有七八個年頭那麼久吧,在這段時間之中,長輩身旁的的人好說歹說地規勸,或是想要嘗試改變我,把我改成他喜歡的樣子,或是改變他自己的想法不再讓他的偏執主導看著我的眼神,甚至在桌上擺了心理勵志的書籍,不斷地要那位長輩閱讀,可是後來呢?

結果還是一樣,我依舊看不慣你,你也討厭我,雖然彼此已成為此生不會再見到面的陌路人,但這個事情,跟剛剛所提到的小學生想轉學的這篇文章,我覺得處理的方式是一樣的,怎麼說呢,

改變想法,就改變世界,我覺得首先要來說,是該想想自己想怎麼看這個世界,
如果是現實功利主義導向,你可能會建議小學生轉學,畢竟你不能妨礙他去追求他認為更好的地方,雖然這其中有很多一時說不明白事情,而你想向小學生去解釋,他可能完全聽
不懂,畢竟大人的世界就連大人自己,也常常搞不明白。

而那位小學生,我想,他只是單純地想開開心心地與朋友一起打球而已,事情或許沒有那麼複雜,複雜的都是人,而人,總是想要改變事情,但往往都是事情改變人,
而那位長輩,就更容易了,他就是想要這樣看待我而已,再說了,你是要怎麼讓一位長輩改變呢,而我雖然說著不被他的目光及言語影響的話,卻也沒被身旁的人情緒少勒索過。

團體生活的那些年

很長一段時間隨著球隊生活,經歷了一整天生活作息都與隊友綁在一起的日子,在很小的時候,就感受到了為什麼長輩總是說男生要當完兵才會成熟些的原因,服從教練與學長,體諒隊友並理解不同地區來的學弟及同學,這些不只在球場上,也在生活,而同時,也是人生。

我運氣比較好,由於身高的關係,在這競技運動中是比較吃香的,所以在學生階段,成為主力先發的部分,是比較常有的事情,但是因為這樣養成的視角,難免有點偏頗,每個下場的人,在球場上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由於我們是一個團體,大家必須彼此成就彼此,可是在年輕氣盛的時期,又沒有良好的紀律下,常常彼此責怪,惡性循環下的結果,往往都是兩敗俱傷,輸了球賽也輸了和氣。

後來,到了研究所時期,球技已不是那麼重要,反而是以一個老大哥的身份,在學弟與教練之中當起橋樑的角色,因此,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將這個團隊看的透徹,
可是,在大學時期,人人都想受到關注,可惜的是,大部分的人都只會注意到所謂的明星球員,而不會去注意到明星球員之所以能成為明星球員,是有著其他隊員的幫忙,他們也許相較之下並不會是那麼地耀眼,但卻是球隊裡堅定且無可替代的後盾。

可是當後盾想上前線殺敵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當時成為橋樑的我,看著學弟們之間如此的拉扯,我沒有立場也沒有資格,去評斷什麼,我也理解老師的難處,此時團隊就像多頭馬車,哪裡也去不了,
即使我理解,總有一些是你看見對方的難處卻也無法同情對方的時候,試著理解與別人不同的原因是重要的事,只是理解的同時,有沒有一個標準,與自己的立場也是同等重要的。

到最後,有些事情還是得要讓他們自己親身經歷過,才會明白,當沒有辦法共好的狀況下,全隊的任何一個人都是沒有辦法獨善其身的,只有成為彼此的依靠,才會一起往前走,只是字面上大家都懂,你要感同身受,還是必須親自走過才行。

每個人都想成為最耀眼的太陽,卻忘了自己其實一直在發光

記得每次到外地旅遊,講到住宿,除了一些基本的衛生條件之外,對外的部分,其實最在意的就是,附近有沒有便利商店這件事情,在臺灣,便利商店幾忽視生活不可或缺的事物,它能做的事情包羅萬象,卻還能屢屢讓你驚奇,
我想,便利商店也許不大間,但它二十四小時不打烊,又在生活中與自己有著如此緊密的關係,好像附近有了便利商店,就是一種生活無虞的象徵,

大賣場不會天天去,可是便利商店你一天可能會去好幾回,當房地產炒作廣告時,偶爾會拿連鎖大賣場來表示這個地段有多值錢,可是,你可能好久好久才會去一次。

也許就是太容易取得的事物,人是不會珍惜的,大家都想當球隊裡的最耀眼的太陽,
誰也容不下誰,最後大家一起溫度過高,被后羿給射下。

撐起大半個生活的,都是這些渺小而穩定的存在,你幾乎不能沒有他們,但是往往很難發現,包括生活、包括人、包括那些追求,持續的在你身旁閃耀,也許自己都不曾發現。

不論是隊友也好,伴侶也好,追求閃耀其實不是一件壞事,追求美好的事物是人之常情,甚至想成為美好,也是合情合理,只是千萬不要覺得要是無法成為某個人,或是成為某件事如同太陽般的存在,就忘了自己本身其實一直在發光的這件事。

煙火總是在晚上釋放,因為你才看得到它那瞬間爆炸的燦爛,可是不代表白天釋放時,就沒有這豔麗的火光,
有時候你只是看不到那在白天時,遠在天邊的星星,可是當失去了照耀萬物的太陽光芒時,你才會發現這些在不起眼處的暗自閃耀的星星,一直沒離開過。

我們都是炙熱的太陽,也是發光的星星,只是一切萬物皆有時,我們一直在閃耀著,不管歷經多少次的物換星移,只要靜靜等待,會找到屬於也適合你的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