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趴踢一揪就走!但在需要的時候又有多少義不容辭出現的夥伴?

那天吃完客家小館的家常菜,丹尼、瓦辛和我看看時間還尚早,想著暢銷作家丹尼這幾個月應該都忙著全台巡迴舉辦新書分享會,就連這一晚的晚餐也是臨時起意,不如找另一家店展開二次會(飯後小酌必須寫進人生哲理中)所幸晚餐的地點距離我的愛店AW Cafe Wine Bistro並不遠,當然也很謝謝丹尼和瓦辛相信我的選擇,畢竟每個人對於店家的喜好都不同,而我也不希望美好的夜晚因為一個錯誤的選擇而壞了興致。

在店內找到了最喜愛的座位,並在店員薛的建議下選了一支剛到台灣的法國紅酒(因為疫情關係,貨運的速度比以往慢,每一次的新酒都令人期待呀!)三個人除了舉杯慶祝丹尼的新書《不要在最好的年紀吃得隨便過得廉價》登上暢銷書排行榜,我們也把握難得的機會更新彼此的生活、工作和感情等狀況(真的是類似開會部門相互報告一樣,岔題的話還要趕緊轉回來)

丹尼的新書以探討30歲上下的現代社會男女在面對親情、友情、感情和工作職場時所會面對到的狀況,我覺得丹尼書中40則故事有好多都是在說我自己(很自以為耶!但真的有一篇是以我為主角但作者都不透露是哪一篇)書中的議題都是我們自己或是周遭朋友可能碰上的課題(我比較偏好說是人生課題而非狀況、問題)因為我認為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其實已經為自己規劃了必須完成的任務,每個人所經歷的種種就是你必須面對,或者該說解鎖的關卡。

友情結構的改變其實是人生必經之路

好的!我自己不小心把話題扯遠,請容許我趕緊導回正題。就在舉杯慶祝後,丹尼跟我們談論讀者們的讀書心得和提出的疑問,丹尼問我們,過了30歲是如何看待友情這件事?據說不少讀者碰到「友情難題」而且不知道感到相當難過、生氣或者不知所措。

分處不同年齡世代的我們忽然安靜下來,並不是因為無話可說,而是我們三人都覺得這是相當值得探討的議題,畢竟當我們的世界不在只有家人開始社會化後,朋友佔據生活的比例應該多過男女朋友,仔細回想我們都曾擁有過兒時玩伴、青梅竹馬或是世交好友,進入學校後則是有了同學、學長姐弟妹,踏入社會後則會有工作上的朋友,組成份子有固定但也不時產生變化。

20幾歲時、體力尚好的我特別喜歡呼朋引伴、出門聚會玩耍,幾乎週末都在歡騰的party中揮灑青春,那段日子是我的Party Girl時期,認識很多新朋友,一群人出門玩耍最少5人起跳(訂餐廳吃飯都要包場了)群體中的朋友過生日肯定要大肆慶祝、聖誕節就要舉辦主題趴交換禮物,但是這樣歡騰的日子過了差不多一年多。

隨著工作量加大和部分生活習慣改變,我不再能每一次的聚會都能響應,即使有機會參加也發現自己體力大不如前,然而最讓我感到驚訝的是每一次派對結束後,除了體力上的消耗,還有一股來自內人深處的空虛感,我想那是一種對自我的質疑,也是一種生活型態感變的調整。

當你越了解自己,你會發現身邊的朋友也開始發生變化

年紀增長越是了解、認識自己,隨著心靈的逐步完善,你開始明白、認清更多人事物,不在單純只是追求表面的歡鬧和單純肉體的愉悅,你也開始發現與這些所謂的好朋友在溝通上常常頻率不同,看待事情的態度和價值觀差異越來越大,而和這些朋友的聯絡漸漸變少了,你開始發現聚會不再通知你,你不再出現在眾人的合照之中,起初心中難免些許感到失落,畢竟曾經是一起出門玩耍的夥伴。

經過一段時間的沈澱後,你開始能夠輕鬆看但這所謂的友情,或許有人會說這是酒肉朋友的關係,當然很容易輕易斬斷,然而是否只是膚淺的表面關係,畢竟曾經擁有快樂的時光,我告訴自己,人生在不同階段,老天爺會指派相異的人陪伴在你身旁,他們在此刻出現肯定是要來教會我們些事情,也許是社交生活、職場應對、人生哲理或是情感生活,每個人都有其擅長的領域和人格特質,倘若你能從不同人身上學習經驗,這些都將成為完善你人格特質的貴人。

你身邊是否有那麼幾位義不容辭的好友?

我是一個重情之人,畢竟地球近70億的人口,彼此能夠相遇、建立情感是多麼渺小且不可思議的奇蹟,我告訴自己必須真心面對每一位朋友,但是我也逐漸明瞭,友情和感情一樣並不是取決於單方面,是必須雙方共同努力、維繫,而我總是在內心維持一個準則,那個準則即是面對每一位朋友都需發自內心且真心誠意,說得更簡單明嘹應該就是保有「真誠善良的心」,而非想要從朋友身上取得利益或好處。

我的好姐妹Vanessa、Youko、馬兒是屬於那種在緊急時刻會義不容辭出現的夥伴;June、March、萱和憨涵則是圍繞在身邊的細心小天使;Anita、潘婷、楊小晴和那一群親小馬們則是屬於可以多年不見但似乎根本沒有消失過一樣。

從小到大我因為過於直爽白爛的個性,在友情的路上跌跌撞撞,當然也曾發生過女孩子之間鬧情緒的小團體事件(誰不跟誰好,你跟誰好我就不跟你玩)有趣的是和這些曾經切八段的朋友聚會時,聊起過往歲月的幼稚只覺得有趣。

這些朋友不一定時常聚會或是天天熱線你和我,有時是一通電話的臨時邀約飯局,或者是久違的幾小時密集訊息傳遞,但是你自然而然會將他們設為Line的置頂聊天,當雙方聯繫上時往往都會有種「明明很久沒有見面或說話,但是熟悉感依然如此強烈的感覺」我總笑說那是一種默契、一種深刻的連結,也正因為彼此總是將對方放在心裡深處,發自內心的關愛和真誠是藏不住也無法騙人的。

廣結善緣之餘更加珍惜核心圈的夥伴

我記得小寶曾經說過「妳的朋友分成很多不同的小圈圈,能夠真正走進核心圈的人少之又少」確實旁人都覺得我交友廣闊(廣結善緣總是不會錯的)只是我自己清楚明白就如同小寶所說,能夠真正談心事或是給予幫助的夥伴也就那麼幾個。

想起高中時期最愛的HBO影集《慾望城市》,當年我們都希望找到像四名女主角般堅定的友情,而四名主角相互支持陪伴但各自也擁有獨立的交友圈。但是我並不會因此感到焦慮或者難過,因為比起許多一輩子沒有深刻友誼的人來說,我何其幸運能夠擁有這群義不容辭的夥伴和他們的友情。

面對那些失去或淡化的友情,我們感謝他們曾經的陪伴,無須過於沈浸在誰負了誰(畢竟又不是男歡女愛)過了30歲的我,如今更加珍惜陪伴在身邊的三五好友,走過生活中的風風雨雨,能夠陪伴在彼此身邊的人更顯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