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都耗在你身上了,你要我以後怎麼辦?」她略帶哭腔的這樣說,當時我對著電話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情緒面對,但是清楚知道這段關係勢必得在這裡做個了斷,只好頭也不回的說些理性至上的話語,快刀斬亂麻的結束這段通話。

那天,我在咖啡廳裡,看著隔壁桌的情侶,你一言我一語的抱怨,女生以博弈的方式,將她認為最好的大ㄧ大二生涯,投資到了這位男朋友的身上,ㄧ邊訴說著她放棄了多好的對象以及待遇,同時不斷抱怨著男生對待她的方式,應該要凌駕在被捨棄的對象之上,同時不斷地以女人的青春最珍貴為名目,開始往死裡責怪男生,聽到以青春之名情緒勒索,令我想起了那年的這通電話。

青春不過也就是時間的量詞,而青春,也只有時間

那是沒有智慧型手機的時代,十多年前的大學後青春時光,手機拍照功能剛剛普及,msn與即時通正當道的年代,那年我大二,那時南臺灣的空污還沒有這麼嚴重,晴天時,天空就是藍的,不像現在,縱使是晴天也是灰濛濛的一片,課本裡說的藍天白雲,似乎成了都市傳說。

我載著她,騎著她為了大學生活而買的金旺,從滿是鳳梨田的高雄鄉間,往台南去找那安平裡的蝦卷,以及閃著白色光芒的鹽山,到底騎了多久我已經不記得了,那時在台一線上的旅程,回到住處時也已經夜裡時分,青春是不怕累的,而且簡單,那時期不管做什麼事,只要一個原因即可,甚至連思考都不必要。

而當時是沒有找到鹽山的,導航普及的現在,已經很難想像會有找不到的地方,至今偶爾會戲稱這是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發明之一,雖然沒有找到鹽山,可是十多年前當時對話,我卻依然記得。

「你畢業之後,想要怎麼樣?」這是她當時最常問我的問題,在青春時期大多很少談論過去,最常談論的也就是未知的未來,不過,這也是我最討厭的話題,或許當時的她對於我不太談論的原因,視為茫然與自卑,而漸漸對我有了恨鐵不成鋼的理由,每每談論這個也露出了懷疑與嫌惡的神情,
而我當時也年紀輕,不懂得將心裡的想法完全表達給她知道,後來想想,青春嘛,這也是很有意思的地方,你後來踏過了那些遺憾,雖然在未來你很有可能會再次遇到相同的課題,那個曾在青春時跌入的坑洞,似乎成了總是沒有治好的舊傷口,每每風雨將至之時,便在身體裡隱隱作痛。

漫長的公路之旅,成了當時最常的相處時光,青春時,什麼都沒有,最多的便是時間,而我在青春時遇到妳,我的世界就是妳,沒有太多現實的干擾,我們在彼此身上揮霍時光,這樣的浪費時間,是屬於青春最浪漫的事。

而到了現在,還會懷念起那樣簡單而粗暴,不問理由,只要你想,就便去做的純粹,
經過了十多年,你的世界不再只有那樣簡單的事物,你在生活中要留意的事情,已經如樹狀圖蔓延開來,不經思考的決定與行為,你好像也做不到了。
你才意識到,你已經離青春,這麼久了。

你看見了過去的自己,遇見了曾經的掙扎,縱使當下很痛苦,事過境遷後回想起來,才發現那是最美的地方

那位被數落的男朋友,一開始還可以談笑風生的回應,故作輕鬆的想轉移戰場,可是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漸漸的男生也開始面色凝重,口氣也漸漸嚴肅起來,直到不發一語,開始面不改色地滑起手機,以應付女生的滔滔不絕。

後來我就離開了,只看這個場景似曾相識,我當年也是坐立難安嗎?
不,應該是更加的生不如死,在我那後青春時代,沒有手機可以滑,必須直球面對這樣情緒對決,你始終不想爭執,對方也不願好好收場,或許是她在等她要的台階下,但連爭吵都不願的你,不懂何來的台階,甚至覺得在一開始都不覺得兩人都有離開這片刻寧靜的和平。

終歸ㄧ句,不過就是太年輕了。

我騎上機車,透過落地窗看著那兩眼空洞的男生,不知道多年以後他回想起這段回憶,會是怎麼想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發內心有個釋懷的笑?

那段時光是珍貴的,現在什麼事情都來得太快,資訊取得都比從前容易,那些好不容易打走近的兩人,也較更不容易走散些,但是時代漸漸轉變,你要找到一個人或與他對到話,輕而易舉得多,情感交流彷彿變得廉價,而這個是不可逆的狀況,沒有什麼好不好,它就是這樣了,你也只能順應著時代,看著自己那些青春,現在的年輕人已經無法想像的時代,倒也不會感覺到自己受到時代洪流沖擊的不適,反倒是慶幸自己走過那段回不去的時光,有著那些無法複製的過程,那些難過與開心,在青春裡的簡簡單單,我就真的把它好好安放在那段時光裡,這樣它,看起來好美,真的。

不管多美麗動人,青春終會將離去

「歡迎光臨,有訂位嗎?」在熱門時段人聲鼎沸的日料店,負責服務生口氣依然沒有半點不耐煩,
身材嬌小的他,坐上日料的吧台,顯得有點吃力,不過也許受限於偏短的裙子,坐上椅子上無法像我那樣自然,他訴說的那些故事,我大概知道來龍去脈,不過同樣有過愛情長跑的我,還是清楚在滿是抱怨的日常對話下,沒有說的那些,才是最重要的事。
「都交往這麼多年了,現在這樣也不知道在幹嘛?」他邊吃下生魚片,一邊說著這些我再熟悉不過的對白,他這段關係也是跨越過了青春,同時也跨過了時代變遷來到了現在。

「或許是因為現在的狀況你還可以接受,縱使現在感受不到那些渺小而穩定的幸福,只感受到這不是你要的,但比起結束這一切,不能承擔與控制的部分還是比較多,所以就選擇維持現狀吧,」
我喝了一口熱麥茶,簡短地說道,不過當然,這些片面的抱怨也不能代表什麼,當然留在原地沒有什麼不好,畢竟我看到了我以前的自己,
某層面來說我看到了曾經數度站在人生交叉口的我,我只是想好好地從一個另個角度,看看到底是什麼讓我當年遲遲無法下決定的那個原因。

青春的逝去,終究敗給兩個人總在談論的未來二字,正確來說,是未知,
也許是因為在不同地方做著不同的事,使得兩人的距離漸漸拉開,人都說青春不留白,其實這時候反而留白是最重要的,但你也不能要求十年前的你,做到十年後才理解的事,遺憾是必然,你必須得接受。

我曾經也有陪同我跨越過青春的人,只是終究兩人去往了不同地方,他邊說著那些不知該要不要繼續的旅程,邊吃下生魚片,訴說著他倆人之間的距離似乎沒有隨著在一起的時間漸長,而漸漸越走愈近。

如果,能一起長大就好了,如果我們能一起長大就好了。

「我沒看見你的無助,但你有看見我的努力嗎?」
也許這句話悄悄住進了許多人的青春記憶裡,在彼此拉扯之中親手埋葬了兩個人的心,漸漸的,發現你頭也不回的往另一個階段前去,徒留當時的你我,留在那時空,與從未收到回覆的問題,都被硬生生留在那個時候,與你的青春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