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晚ㄧ點有空嗎?我有ㄧ些事情想問問你的意見。」
那天,我坐在圓山的朋友家裡,正寫著那些我永遠都寫不完的東西,一邊想著晚餐要吃什麼的時候,手機螢幕跳出了這一則訊息,我跟她有一陣子沒見了,與她的交集只剩下在社群軟體上面,互相點個like,然後對彼此的限時動態傳個表情貼圖,至於對方有沒有回覆你的訊息,或是到底有沒有已讀?你是ㄧ點也不在意的那種朋友關係,不過收到訊息的當下,還是有點錯愕,畢竟想不透她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問我,從傳統行銷工作轉做組織行銷的她,最近是做的風生水起,所以我想,有要問我的事情應該也是剩下千篇一律的感情問題了。
她總說是她緣分來的比較慢,可是面對抉擇時卻總是兩手一攤

「妳都已經結婚多久了,那妳姐是在幹嘛?」那天傍晚的咖啡廳,我趁她姐去上廁所的時候問了一下她的妹妹,雖然我與她妹妹是第一次見面,但因為年齡相仿可能又因為已為人妻的關係,就算是遇到第一次見面的朋友,她也不至於表現一個與世隔絕的狀態,

「可能就緣分來的比較慢吧。」妹妹這樣簡單回答,ㄧ個教科書式的答案,不過就我對她姐姐的認識,或許從來都不是來得太慢的問題。

姐姐的故事我也算是略知一二,不過用略知一二好像也不是那麼貼切,應該說是有一定程度的熟悉了,不管是聽他抱怨前男友的誇張行徑,還是追求對象令人傻眼的行為,這些都成為我們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

其實對我來說,她在感情上是運氣相當好的那種類型,只是不是漸入佳境的那種事情,戀愛經驗也算豐富,只是扣掉前男友來說,在這之前的伴侶,可以說是對她相當地好,直到出現了前任,以往習以為常的公主待遇,過了熱戀期的時間,之後她直接變成女僕或者保母的角色。

好與壞,都是比較出來的,在你還沒有遇到之前,想像,都是你以為的而已。

我想,因為我的朋友年齡層的範圍比較廣,除了姐姐輩的以外,也有小我至跟我同生肖的異性友人,在這實打實的年紀差距裡,我看到了她們對於感情方面的對待方式就有天與地的差別,

殘酷的是,姐姐輩的感情問題,通常在年輕女性身上可以得到解答,
反之亦然,年輕女性遇到的感情問題,姐姐輩的完全可以處理。

「我是不會主動的。」其實我已經不止一次聽到姐姐這麼說了,
她單身或是不是單身也好,身邊總是不乏追求對象的姐姐,這種類型的人我也有認識幾個,
巧的是,她們也總是說著一樣的話,我是不清楚她是帶著什麼樣的情緒說的,
是驕傲呢?還是就是她的原則?

總是不主動的她們,沒有意識到她們最大的問題就是不主動。

她們長期只要從眾多追求者中,挑選ㄧ位,但雀屏中選的這位通常只是相較於其他人比較好的而已,但這一位可能存在著有連她們自己都不能接受的個性,但又因為是自己挑選出來的,就只好忍氣吞聲地交往下去。

「妳可以自己主動去找妳喜歡的對象啊,或是釋放善意也好。」偶爾閒聊時我對姐姐這樣說,
她一貫的回答,「我沒有在主動的。」
其實我覺得,不管是怕受傷也好,沒面子也罷,這些都不是事兒,相較之下那些年輕的女性友人,對於自己感到喜歡或是欣賞的異性,她們便都直接的表明想法,果斷地將決定權丟給對方,自己由於完整表達了自己心意,對於有沒有後續,也許會失望,但至少不會遺憾。

她們一次又一次地主動嘗試,對於自己想要對象的雛形,是日漸清晰。

而總是在等待的人,等到錯過了人,自己也分辨不出來,機會真的不是留給準備好的人,而是留給懂得把握的人,過於堅持的不主動,也許只是逃避的藉口,
逃避主動追求的勇氣,逃避去面對自己的勇氣,妳究竟想要什麼,終究還是得靠自己的雙手去找到。

就像電影《你的情歌》裡的台詞ㄧ樣,
「你現在不想做明日之星,等你想了,就是昨天的事了。」

渣與不渣,會有規則可言嗎?

「哥,我是不是遇到渣男了啊?」我在台北的夜裡,獨自的往捷運站前走去,她簡單地交待了來龍去脈後,最後以這句話作為結尾,

她也是一個鬼靈精怪的個性,不管在言談之間還是訊息的往來,妳都可以感受到她那調皮的個性,她想要的他,要與她有著唇槍舌戰戰般的往來,既不會讓她覺得無聊且又要帶有調情的部分,同時在外貌條件上她也有著她不肯讓步的標準,在初識這位對象之時,她憑著過往的經驗,或者是過於依賴過去的經驗,以至於讓她對於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進展,太過於自信,甚至自負。

「我跟他幾乎跟男女朋友沒有兩樣了,為什麼他就不願意正式進入關係?」
她不解的問我,我只淡淡地回覆一句,
「他是不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要跟你交往的意思。」話說完,隨之換來幾秒鐘的沉默,然後得到了帶著嘆息的ㄧ聲對。

她以為有些事情不說破,那會是彼此的默契,兩個人未來的方向,當你願意來到我面前,以及堅持的向我走來,讓我誤以為我們是一類人,往著相同的世界前進。

感情這種事情其實毫無規則可言,現今的變化又如此的快速,每分每秒都有不同的新鮮事情出現,你過往的經驗,隨著時間成為了經歷,而經歷能夠轉為成經驗的價值也隨著時間的推進而遞減,這個時候你不能以不變應萬變,你只有一次次出擊把那些你曾經認為不確定的事情變成確定的,才不會在茫茫人海之中失去了方向,找不到岸。

「這幾個月有他的陪伴妳也過得開心,只是妳現在要去別的地方了,而現在已經到了路口,你就感謝他陪妳走到這裡就好了,未來要去的方向不同,也不用勉強。」
電話裡,這是與她的最後,她感嘆著又ㄧ次的落空,與又要再獨自ㄧ人前行。

成人世界裡,根本沒有什麼渣男渣女,只有病入膏肓的瘋子

成長至今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傷害別人過,是無意中的也好,刻意的也罷,我們也許都曾當過人家口中的渣男渣女,
可是誰不是在傷人與被傷中成長,在好人與壞人之間浮浮沉沉,最後感情世界裡只剩下你情我願,傷害與被傷害都是選擇,若要跳出其中的泥沼,只有你那心中明確的方向,以及事先建立
好的遊戲規則,違規次數與犯錯內容,皆在心中有了個底,當你的底線被明確的挑戰
,便是毁約的時刻。

不用覺得可惜,也不用覺得被欺騙,畢竟這就像是面試一樣,你為了入職,可能什麼話都會說的出口,而你的世界,也不完全會是照當初面試所說的那樣,所以來來去去都是如常。

期盼總是很美,每個人心中都有留著一個位置,希望會出現一個人為你打破他所有規則,而你也願意為了他打破了你所有禁錮自己的牢籠,
但這不代表著你就該沒有原則與方向,因為那是最後保護你自己的安全堡壘,

而那些明著的挑戰你規則的人,都只是眼裡沒有別人的瘋子而已。

你可以等,但不能總是等,也許到最後那個披荊斬棘的人並沒有來到你面前,
那你要為貼心的自己慶幸,,因為你沒有讓他這麼辛苦地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