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仔細想想,那些你認為動彈不得的處境,其實也是一路以來自己的決定吧?」他坐在餐桌另外一端,一邊喝著飲料,在我說完我簡單的運動生涯概況之後,他冷不防的說了這個問題,我其實一開始是不太想說的,畢竟大多時候你無法控制別人對你曾經的人生,做出怎樣的論述,而你也懂,這天差地遠的成長道路,別人是很難感同身受這其中過程的,因此你習慣越說越少,越是雲淡風輕的訴說,越能避免受到許多他人不必要的言語情緒的影響,
也不會奢求別人理解你,也不敢,只是漸漸的,連一些基本的尊重,你都接收不到了。
在這條路上,每個人都是個案

「體保生出路有保障?談學生運動員的學習規劃、時間怎麼安排?最大宗的體育一般生跟乙組球員的未來在哪?」
那一晚在收聽這個房間時,來了幾位報社記者,也有幾位社福團體人士,說著他們輔導的個案的經歷,以及需要其他社會層面的配合與協助,才能讓學生學生運動員在這條路上,走得安穩,走得長久。

當他們從另外的角度來看,以及協助時,越能看出體育界在社會發展體制上,存在著什麼瑕疵與問題,用旁觀者眼睛看著自己身在體制之中所看不到的地方,

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對於我們來說,總是習慣看見自己所沒有的事物,把焦點放在匱乏的地方,對於現有的資源總是覺得理所當然,更還抱持著貪婪的心態,多還要更多,好還要更好,平時唾手可得的日常,總是習以為常,藉由其他社福團體來分享輔導的個案時,聽到處境比自己更艱難的他人時,雖然理解,也能夠感受,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那些困難與刻苦的環境,都是別人的事,我已經靠自己的力量爬到這裡了,我沒能享受到的,後輩你們大概也不會有機會體會了,你們要自己加油,在體育這條路上每個人都得要靠自己,現在有的資源,都已經是上天給的恩賜。

那一晚,我聽到了無數前輩們在看似平凡的分享話語之下,所隱藏的潛台詞。

我不禁懷疑,每個人都說這個過程得要靠自己,那這個體制存在的意義在哪裡?

聽著這些論調,令我想起了一個有趣的話題,曾經跟前輩們在應酬的餐桌上聊到過,好像每個人都會覺得,現在的學弟妹,一年不如一年,不管是素質也好體育成績學業成績,似乎都有一個奇妙的感受,我既感受不到學長姐的辛苦,也不覺得學弟妹們有比自己當年好,總覺得自己是最好的,是體制負了自己,而自己錯付了青春。

記得有這個研究,有人拿了最早奧運時期的百公尺短跑紀錄,與現在樣樣都是科學化的運動員訓練的現在社會比競技成績與相關數據相互比較,結果,扣除掉了一些現實因素,在這麼多年過去了,其實關於人體的極限,似乎也相去不遠。

或許所有人都活在一個錯覺裡,運動員其實都太自視甚高了,不管是在餐桌上用酒杯話當年的前輩,或是房間裡紛紛發表意見的前輩們,漸漸地發表的內容變成了談論自己,談著那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辛苦,但對於問題的討論似乎總是搆不著邊。
就因為每個人都不同,每個人方式都是無法複製的,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最好,但每個人卻都被同一個問題擊倒。

正因為他們解決不了,也痛恨自己的無力,對於後輩們的愛莫能助,或許他們也曾經努力過,挑戰這體制的高牆,可是隨著現實生活的打壓,漸漸的,將重心擺回了自己身上,

而產生了,對於你的問題,我無法解決,但我告訴你我多苦吧!
但其實真正的意思是,你們後生晚輩的事情,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在當晚,我過去的經歷浮現,而我沒有舉手回應她,成了我的遺憾

「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幫忙,想請問有人相關經驗嗎?」一名營養師,在輔大任教,她上來求助體育界的前輩或是同業,在她任教的相關營養科系裡,也收了體保生,但對於體保生的學習狀況很是頭痛,她想幫點什麼忙,但卻不懂學生面對著什麼的困境,

讓我想到大一保送到醫學營養系的那年,面臨到的現實種種困境,除了同學組成與過去完全不同之外,以及課業上極大的差距,以往你能將重心放到術科方面,到了這裡,它似乎也不再重要,它只是交換你的入學資格的條件而已。

需要什麼幫助嗎?其實就是一個能放心的讓人在這裡成長的環境而已。

我也曾受到不少幫忙,可惜,大多的引導方向,都是請你離開的指示。

一路上都往越專業的地方前去並沒有不好,只是可能會錯過風景,或者你真正該去的地方

身邊的許多人,可能包括我自己,在這條運動員這條路上,可能都錯估了轉換職涯的時機,大多數的人,一路跟著隊友往下個階段前去,始終在運動員這條道路上,一路到了研究所,他身邊的人基本上都是相同領域,甚至還有要再往下個階段前去的人,
可是他心裡也很清楚,以他的自身狀況,可能待在這裡已經是很勉強了,但是他進退兩難,被卡在這不上不下的地方。

畢竟產業垂直發展相較之下容易,往越專業的地方去,但也是會把自己的路越走越窄。

成為頂尖,畢竟只有少數,那是有許多人陪葬的成果。

因此,乙組或是體育一般生,他們在職涯的發展,其實相對是比甲組運動員,選擇要來得廣,或許他們想往更頂尖的地方去,但受到了許多因素限制,而無法到達心之所向。
但他們同時多了更多的面向去接觸,那些都是得事後長遠來看的才知道結果的,他們一路上所接觸的同儕,比起體育班出生的學生,那是完全不同的級別。

都說人脈就是錢脈,要說是未來出路規劃的話,其實乙組以及一般生在一開始的出發點,就有相當好的優勢了。

說到底,終究還是一般人而已

「之後開房間若找你聊這個,你會願意嗎?」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是說說的還是如何,或者是這種大方向的題目,你暗自不希望變成一個在抱怨的主題,雖然我是沒有要解決,我也沒能力解決,充其量,就只是訴說一個與一般人成長背景不同的路徑而已。

但其實,運動員也就是一般人而已,每個人在人生中遇到的問題都非常多,大部分的時候是運動員是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太大了,然後與現實生活差距過大,才會不斷的深陷這些情緒泥沼。

體制內成長,體制外發展,終究會回到一般人的世界,只是脫下球衣的那刻,不知道準備好了沒有,但這天終將來到,現實生活的準備與心理的調適,要不斷地去磨合與接受,改變會一直來,雖然很少有人喜歡改變。

在體制外的世界發展,有一天你回頭看看這些過往,你會帶著什麼樣的心情?
是遺憾呢?還是不甘心?但它終究已經過去,

過去總聽教練老師們說,要隨時做好準備,長大後才發現,這裡的準備,不單只是為了保持好的身體狀況面對競賽,更多的是結束的心理準備,

把每一場比賽當成最後一場比賽在打,不留遺憾地去拼,這都是真的,
因為,
你不知道你的最後一場球賽,是不是就是這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