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bulous Day 讀讀作家

蔡侑霖《不要在最好的年紀,吃得隨便、過得廉價》首本新作重磅登場

11年來心路歷程,40篇真實故事,暢談30歲斷捨離後「刪」、「拾」才可心安走向理想人生人生沒有平衡,只有取捨。唯有讓自己更有價值,你才能悟得快樂的道理。誰說30歲,就不能談論「夢想」?你嚮往何種工作,就能擁有何種人生!現在的你,是否正為了工作而犠牲生活,是否為了留在一段關係裡,而妥協自我?千萬別讓自己活得像廉價品,要記得,沒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事。《不要在最好的年紀,吃得隨便、過得廉價》作者蔡侑霖(Danny...

有主見的隨和好人,也要故意製造哀兵無助的問題,才會讓老闆看見你的價值!

我的好友安妮,是傳統產業的企劃組長,我與她有一年沒見面,沒想到暴肥30公斤,距離我印象中亭亭玉立、身材苗條的外型,如今卻是判若兩人,我有點錯愕。 一坐下來的安妮,立刻把委屈滔滔不絕倒出來:「年後工作遇缺不補,薪資沒漲,年終才意思收到二千塊,無論加班加到幾點,老闆都覺得理所當然、應盡本分,於是這份工作今年滿五年,總有讓人懷疑人生、不確定自己的價值在哪、甚至壓力肥胖也找上門!」於是,安妮說完眼眶開始泛起淚水。 我:「你有認真與你的主管或者老闆談過這件事嗎?」 安妮:「有,但他們總會回應,有再幫我找人、下一季肯定會漲我薪水!」 我:「那有處理好了嗎?後續你還有持續哀兵嗎?」...

人生為什麼一定要爭對錯?換位思考、多個選擇好自在!

每隔一段時間我們家的群組總會傳來金孫Nathan(我大侄子)的考卷題目或成績單,脫離小學生活數十年,看著小學二年級的題目不僅覺得懷舊更增添了許多趣味,有次Nathan在生活科目某題簡單不過的是非題答錯了,前看後看左看右看我實在不懂他怎麼會答錯,私下問了他那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小腦袋,我才意識到其實他的邏輯推理也沒有錯,如果換個角度思考,原本需要劃圈的答案其實打叉也說得通,不過是非題就是這樣,答案只有一個並沒有模糊地帶,除非出題老師承認題目出得模稜兩可。小時候我們只懂對與錯 長大後才知道原來不是這麼一回事...

寺與願

「求完籤後,我們去找師姐解籤,當下師姐向我們解釋時我們面面相覷,紛紛激動的覺得神準,可是轉身離開之後的現在,我其實也不記得她到底說了什麼。」這是他特地去拜拜跟求完籤之後跟我說的。 年節時間,華人社會習俗總免不了往廟裡跑,求心安也好,點燈祈福也罷,彷彿在這全新開始的一年裡,有來廟裡報到,有了神祉的加持,這一年才真正算是開始。點香拜佛,雙手合十心裡暗自呢喃,然後轉身離開...

你已經把日子過得很好又踏實!努力後,不見得要兩個人一起來證明人生就此功德圓滿

每一段刻苦銘心愛情的養成,都需要一個美好開始的序幕,甚至經歷彼此兩人的溝通與相處,才知道對方是不是所謂的「對的人」,出現在對的時間、位子,甚至在此時「你正準備好接受愛情」的時刻。小華是我出社會工作認識的廠商朋友,家世背景也稱得上小康之上,擁有朝九晚五的會計師工作,也剛好與男友交往半年時間,在一次聚會上她撥空與我見面閒聊,旁人都說著:「小華,你也太可憐了吧!」聽到,我一時間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 「她的男友是一個渣男,劈腿再復合好幾次,還沒工作一直向小華拿錢花。」 「她的男友沒工作,希望小華幫忙付全部房租,一方面也可以減少開銷。」...

一百種過年的方式

「請於發車前十分鐘,至售票口領票。」用手機買了過年返鄉的來回車票,有點意外居然是如此的輕而易舉,畢竟看新聞以及朋友之間常常在搶車票,讓快到了年節時間才確認回家時間的我,有點緊張不知道是否是真的一位難求,雖然路途不遠就是,好在時段選擇也是相當地多,算是順利的搭上年節返鄉列車。你呢?最近好嗎? 北上返鄉的火車上,人潮並沒有想像中的多,只是隨著列車移動漸漸,漸漸火車由晴空萬里的天氣,逐漸開往充滿水氣的北方,使得原本就對於歡喜團聚氛圍的節慶,總是感到不太自在的我,更添加了幾分惆悵。...

感情看星座一定就能成功嗎?我們都犯了先入為主的星座病!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每天早上起床醒來就會習慣性打開星座運勢專欄(我本人是設定為自動通知)想要參考一下自己的星座今天可能會有哪些狀況?或者依據幸運色來選擇今天的穿搭服裝。雖然以前曾看過一部電影,電影的工作場景設定在雜誌社,而每個禮拜雜誌社的編輯們會聚在一起討論下一個月的星座運勢,12星座的命運竟然是在他們閒談之中「討論」出來的,老實說當下的衝擊真的覺得好氣又好笑,這樣的狀況確實有可能發生在現實生活中,但是我依然相信目前活躍在檯面上的星座或塔羅專家們的預測。...

不管怎麼努力都沒有用的無力感,那才是真正的絕望

二十歲到三十歲這段時光,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是做了一場很不真實的夢,雖然說一切都是選擇,腦海中早已不斷不斷的重來,要是當初沒有做出這些決定的話,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 也曾在無數個失眠的夜裡,回顧自己的人生,是在哪一部分做錯了,而沒有在適當時候作出正確的選擇呢?都說人要往前看,發生的就已經發生,但是為了避免自己日後再重蹈覆徹, 你只好在過往時光裡,試著找尋那一點點蛛絲馬跡。 轉變需要時間,但是大多數人不願意去等待...

一條紅線,能牽起多少曖昧

「他們兩個彼此錯過了六年,現在終於在一起了,你不覺得很美嗎?」 當下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想起來以前一段往事,只是覺得這段往事不算是錯過而已, 但關於錯過這件事,我的人生經歷告訴我, 其實就跟順其自然沒有兩樣,是一種選擇錯誤或者是無作為的結果而已, 確切的來說,是溝通不良,當下的心意沒有傳達到對方心裡,抑或是被誤解成其他意思。他們的故事是這樣的 女孩現在已經是了兩個孩子的媽了,縱使男孩與女孩都是同一個故鄉,但男孩早就易鄉而居,成了真正的異鄉人,且把遠方活成了家鄉。...

30歲後才明白「你自認的好人緣,直到人生卡關,才發現沒人願意幫忙…」這是怎回事?

這幾天因為自己的品牌上市,加上預計年底左右要出書,忙得不可開交的節奏,卻因為收到幾位久久沒聯絡的老朋友們捎信問候,內心十分感動。一天,我收到在旅遊線擔任編輯的Lisa打通電話給我,想與我吃飯聊聊天,甚至想詢問幾件事情,電話那頭卻充滿沮喪及哭腔。 我答,好,週末見個面吧!...

2021年開始了,還記得跨過了什麼嗎

不管2020再怎麼難熬,其實也過去了,細數了去年間發生的事情,一直無法從感慨中抽離,因為不只是自己,也有部分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導致他人悲傷難過的部分,想著那些因自己而起的哀傷,暈染到了你心中最不願去感染的純白地區,你依舊深感無力,可是也過了這麼多個日子,自己也忘了是什麼時候,自己躺在漆黑的單人房雙人床上,被沒來由的力量拉了一把,決定努力走出這讓自己深陷已久的內疚與自責的情緒裡。 細數那些日子,瞧瞧有沒有那些被自己遺忘的答案...

錯置的靈魂設定

國境之南的午後,也許是寒流又要來到,今天的陽光才拼命露臉,我沒有研究現在應該吹著麼方向的風,此刻萬里無雲,天空的藍特別的清晰,北大武山的樣貌也格外清楚, 我抽了不需要等待的號碼牌,廣播馬上呼喊了我的號碼,臨櫃的手續辦得很快,週五下午的公家機關,氣氛瀰漫著一股悠閒,以為會聽到此起彼落的洽公交談,轉化成服務人員的閒話家常,「還要久嗎?」我問, 「不好意思喔要再等一下喔,因為要等斗六與銅鑼的傳真,我再幫你催一下好了」,承辦人員這樣回答,我ㄧ邊google著待會前往下一個地點的路線,一邊坐在等候區等待,...

那些決定不了的事情,都是老天另有安排

這天臺北的天氣如同氣象預報般準確,是如約而至的大晴天,窗戶外頭街道車水馬龍的喧嘩,陽光從窗外穿透過窗簾替房間加溫著,讓還在睡夢中昏昏沉沉的我,漸漸地清醒過來,在恍惚之間,也比鬧鐘還提早了半個多小時起床,一如往常的在床上檢查未讀訊息與信件,還在醞釀著起床的感覺的我,意識到了友人早就已經梳洗完畢,他見我清醒之後,拉開了窗簾,之後便對我說,「我知道你今天的行程,但是天氣好成這樣,你行程全部取消,就去戶外吧!」說完他也沒問我的意見,就打開租車APP,就看了看附近的車,隨後便預定車輛完成,...

遙遙無期的婚期

某一天傍晚時分,父親外出回來,隨著他進家門擺放行李的方式,以及關門的力道,我感到了一絲絲的不安,看著父親的緊皺的眉頭,心想,肯定是下午的外出,有了什麼樣不開心的際遇吧,男生其實很簡單,察覺到客廳氣氛不妙,會下意識地逃離這奇妙的氛圍,正當我想要離開客廳時,父親則先開口了, 有件事情要問你們兩兄弟,請你們給我一個答案! 逃離現場失敗的我,默默坐下來,也放下了遙控器,簡單做了點心理建設之後,回應了幾聲,便等待父親接下來的問題, 「你們到底有沒有要結婚,現在給我一個答案!」 原來是這個問題,當下便笑了出來,但因為父親的神情異常嚴肅,我也不太敢表現得太過隨便,...

誠實面對孤單,因為到頭來你終究得一個人面對!

前幾天新聞提到,隨著農曆新年逐步逼近,有很多旅居海外的台灣人陸續要返回台灣,因此發生防疫旅館供不應求的狀況,看到這新聞真的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返台國人都有很正確的防疫觀念,知道入住防疫旅館是對自己、對家人和其他健康的台灣人最好的方式,大家都有共同守護台灣的理念(請為自己拍手鼓掌)至於我為什麼覺得憂呢?我想是未雨綢繆的心態吧!大量海外人士返台,也就意味著境外移入的數字會增加,如果這當中有人不小心成為老鼠屎,很有可能就成為防疫的破口(是不是很久沒有聽到破口這個詞了!)...

記憶裡的百花

前陣子看完了日本作家,川村元氣的作品,百花,裡面提到了記憶的部分,令我想起了一些小時候有關回憶的片段,雖然,記憶其實是可以修改的,太過久遠的事情或是特別不想回憶起來的事情,都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與成長之後認知上的不同,會有所差異,抑或是自己硬生生修改了記憶也說不一定。 總是說著從前從前,可是我怎麼著也想不起來...

蔡侑霖專欄/「30歲,別再受傷後才要認真學一課!」太情緒化的人,多數都靠著霸凌來證明存在感

在過去生活中,我們總是時常聽到「我是為你好,我才要偷偷把這麼秘密跟你說」、「沒有我當時的幫忙,你會有今天的成就?」、「你是我重視的人,我才要花時間給你的建議,不然,你真的不是我的朋友」。 仔細回想這幾年,無論是職場、或是私下朋友情誼相處,這類似的口吻,乍聽之下備感溫暖、有人伸手拉一把的感覺真好,又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總覺得哪裡怪,壓力緩緩逐漸延伸,但內心時刻提醒打住,一定是自己想太多、應立即停止猜忌對方的好及目的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