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bulous Day 讀讀作家

創造屬於自己的閃亮人生,你我都是大藝術家!

7月的某個下午,我在詹記麻辣火鍋抽了一支籤(沒錯,就是位在和平東路、吃麻辣火鍋的那一間)這支名為「閃亮人生籤」編號「零零九」的籤詩給出的人生指南是「隨時提高警覺」原本抱著玩隨性、無所謂態度的我疑惑了,畢竟從小我就是迷信之人,總認為很多事情冥冥之中都是安排好,所以趕緊拉開籤詩繼續念,籤詩的解釋是這麼說的,「意外總在不經意瞬間發生,樂極生悲的戲碼只會讓你得到更多陌生的關注眼神。」我承認看完的當下依然一頭霧水,只好繼續看英文的部分,英文寫著“ Just be careful in any situation. ”...

到底30歲怎麼了

我有幾位從五歲剛戒掉尿布就認識的青小馬兄弟,超過25年的友情(雖然中間短暫失聯),那種熟悉程度就是在他們面前哭花臉、大素顏都不會覺得彆扭,或許是因為從個位數人生,走過(荒唐)歡樂的求學階段,歷經20代的社會洗禮,來到三不五時就被叫哥叫姐、被逼婚的30代。...

別再讓大環境的紛擾影響情緒 做自己的主人、拿回主控權吧!

往年的十月對我而言是一個慶祝的月份,除了慶祝雙十節,月底肆無忌憚變裝的萬聖節派對,還有每年都要力挺的彩虹遊行,不論是哪一個節慶或活動都充滿意義,另外一點就是再過幾點就是最期待的雙十一特賣,我終究還是忍不住刷了一下購物網站,看看有哪些日常用品可以趁優惠購入(我絕對沒有要鼓勵大家亂買東西的意思喔!)...

別以為換工作只是你說了算的那樣簡單!期望得到好工作,實際面大多也只是落空而已!

第四季開始了,許多朋友陸陸續續喘口氣,悄悄為自己喝采,在今年這樣詭譎、出乎意料的節奏裡面還有工作可以忙真的要偷笑,其少數部分的朋友嗷嗷待哺、失業補助金勉強繼續撐著。這樣現象,延伸許多上班族及接案者,認清一件現實層面的狀況,那就是「除了主要工作之外,還得要有第二份、第三份可進帳工作的收入,讓自己負擔沒那麼大,並且還可有後路可以預備著」。你說這年頭不斜槓嗎?肯定要斜,但,有些人可能不這麼認為。論點上秉持「工作要爽、生活要過得好」還是比較關鍵!錢要賺多,沒必要身兼多職,自認本事跟能力是不可能被大環境打敗,大不了,不爽就換工作就好啊!有這麼難嗎?...

傷害真的就只是傷害而已,不用為它找冠冕堂皇的理由

是在一個飄著細雨的夜裡,濕氣相當重,天空中飄著那種讓人不需要打開雨傘的細雨,有點涼,但走幾步路就會流汗的尷尬氣溫,那時與友人步出捷運站之後,跟隨著google maps的指引,來到了朋友上班的酒吧, 它看起來好像是在住宅大樓區一樓的轉角處,你從外觀分不清楚它是什麼樣的店,與其說是店家,更像是有落地窗的倉庫,簡單的與朋友打聲招呼後,吧台邊上明顯感覺這三五位客人,都是這裡的熟客,我環顧四周,完全對這間酒吧的風格感到不解, 灰塵與蜘蛛絲,在你不會行經的地方他們就大大方方的待在那邊,包含廁所的門把,也是壞掉的,雖然是有辦法上鎖,但感覺用力一扯,門把就真的掉下來了,...

你30歲還放錯重點?工作每件使命必達,你注定輸了,背後最厲害的人

你30歲還放錯重點?工作每件使命必達,你注定輸了,背後最厲害的人:其實就是付錢的老闆!   努力工作真的不算什麼,就好比快遞先生安全把貨物交付給另一個人手上,過程中經歷許多關卡與檢測,但這些贅字及繁瑣細節,一般收貨人根本不想知道。 對,你很辛苦工作,任勞任怨去接受每個細節與工作安排!你也是一個求好心切的完美主義者。...

你選擇在辦公室「與世無爭,安靜到像個啞巴!」小心,這一波裁員名單就刻上你的名字

最近我出了一本書「不要在最好的年紀,吃得隨便、過得廉價」,宣傳期間的某日,有位讀者向前詢問我一個問題,她在一間餐飲集團擔任出納,公司已經在第一季前裁員三波,但公司不比往年賺錢,毛利下降之下,很可能會繼續裁員第四波。她提到,公司共有兩位會計、出納三位,整體部門算人多,我認為不見得會裁到她,用不著急著杞人憂天如此悲觀,她卻哭喪著臉看著我:「肯定是我了!因為我最不爭不搶、存在感最弱的一個」 我疑惑了快二分鐘。我反問她為什麼這樣篤定,甚至替自己判了死罪,她說—「在整個部門,我不愛說話,同事約我聚餐,我沒有一次到過。」這樣低氣壓的對談,她似乎對這份工作充滿了無助感。...

你覺得問問題「很撿角、沒路用」曾有想過這可能是你一直無法升遷、高薪當主管的原因?

回想過去,在學生時代的下課前幾分鐘,始終都會聽見台上老師用力喊著:「同學們,有沒有問題?有問題就趕快舉手發問!」台下大多是一片鴉雀無聲,學生們哪管還有什麼問題,只想下課。當聽到有人舉手發問,難免都用異樣眼光窺望,便洗耳恭聽發問的內容。...

你知道自己是誰嗎?你原來不了解自己

我其實是個大宅女,如果不是特別吸引人的活動或聚會,通常週末假日可以足不出戶,一整天躺在床上看書、追劇,因為實在太懶,所以還會一次叫兩餐外送,因為這樣只需要開一次門,或者不餓寧可不吃,我有一位咖啡師學弟知道這樣的狀態不免驚呼訝異,不敢置信為此我願意吃加熱的餐食,我就是懶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