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rt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A Fabulous Day 讀讀作家

順命而活,還是逆天而行?

在電影寒戰中,有一段台詞我印象特別深刻,是梁家輝正在被廉政公署偵訊時所說的一段話, 「每一個機構,每一個部門每一個崗位都有自己的遊戲規則。不管是明是暗,第一步是學會它,不過好多人還沒有走到這一步就已經死了,知道為何?自以為是。第二步,就是在這個遊戲裡面把線頭找出來,學會如何不去犯規,懂得如何在線球裡面玩,這樣才能勉強保持性命。」 這段話,其實套用在各個領域都是一樣,這都是非常接地氣的做法。你每到一個環境就會有新的規矩與文化,不管你是要大破大立的讓這個環境順著你,還是順應這個環境與文化的你當然可以不同做法,而電影裡的台詞似乎才是明哲保身的方式。...

面對自己的病痛

大概是從去年年底開始,人生有了戲劇性的進展,也許是這個人生驚喜包的後座力太強,導致出現了一副作用,而這副作用便是從小陪伴自己到大的過敏症狀,加上生活環境與職場的變異,等於是展開與要是硬的一個新的地方氣候,又加上詭譎多變的天氣,身體過敏反應這個症狀始終壓不下來,甚至是來到了人生的新巔峰,不過,也有好的部分,就是所有的過敏症狀,就只有氣喘,是我沒有的而已,真是好險,這真的是不幸的大幸了。
心理有傷痕會使你成長,那生理的傷呢?...

面對困難偶爾逃避一下OK的!那是求生意志的展現啊!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手機的新聞推播標題,總是讓我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態;然而5月19日的下午突然跳出『新垣結衣星野源宣布結婚!』的快訊,頓時將我從緊張兮兮的巧婦身份,轉為急於跟街訪鄰居分享八卦的三姑六婆。每個人都有自己不用面對、逃避的事情 新聞報導提到雙方是因為拍攝日劇《月薪嬌妻》,日本原劇名為《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結緣,無論如何這都是一件令人開心喜悅的事情。...

關於愛,既是任何事的原因,也是答案

「我就是怕我此生太過於平凡無奇,就沒有人要愛我了。」、「從我有記憶以來,不斷地成為優秀的人,例如考第一名上與上最好的學校,收入越高越好,這樣越優秀,才會有人要愛我。」他滔滔不絕的闡述他從小被打罵教育的長大,爸媽與師長的威嚇,不斷被灌輸只有成為菁英才能擁有一切,以及包括得到家人的關愛。 聽完了他忍受非人的童年以及求學過程,只為了達到他從小爸媽的諄諄教誨,雖然時至今日他現在有了人人稱羨事業與地位,以及對於物質完全不匱乏的狀態,也就是大家所說所追求的自由,但是卻不快樂,在場的我們以為,不過就只是有錢人的窮的只剩錢的煩惱,直到他拿出了被醫院診斷出重度憂鬱的證明。...

關於失敗這件事

我覺得你的人生挺順遂,感覺蠻成功的。」雖然這不是對方說的完整句子,但是當我聽到對方這樣告訴我的時候,我真的是滿腦子問號,而且重點是我自己也不這麼覺得,不過當然,順遂與不順遂都是比較出來,我之所以覺得覺得自己不算順遂,是因為我以我自己的觀點,見過順遂的人,所以我不覺得自己順遂,而且相較之下我的人生是失敗的。...

錯置的靈魂設定

國境之南的午後,也許是寒流又要來到,今天的陽光才拼命露臉,我沒有研究現在應該吹著麼方向的風,此刻萬里無雲,天空的藍特別的清晰,北大武山的樣貌也格外清楚, 我抽了不需要等待的號碼牌,廣播馬上呼喊了我的號碼,臨櫃的手續辦得很快,週五下午的公家機關,氣氛瀰漫著一股悠閒,以為會聽到此起彼落的洽公交談,轉化成服務人員的閒話家常,「還要久嗎?」我問, 「不好意思喔要再等一下喔,因為要等斗六與銅鑼的傳真,我再幫你催一下好了」,承辦人員這樣回答,我ㄧ邊google著待會前往下一個地點的路線,一邊坐在等候區等待,...

那非黑即白的意識形態,無聊且不重要,重點是你如何看待

「愛人之前要先愛自己,不要失去之後才後悔沒有珍惜。」這些都是千篇一律老生常談了,每個人對於這些道理都懂,而每個人也全都認同,只是偶爾在忙碌生活奔走之中,就具體而言到底要怎麼做?到底自己要做到什麼樣子的行動才算是珍惜?對自己的態度與作法到底要到什麼程度才能稱為是愛自己?可是,難道學會珍惜了之後,我們就不會後悔了嗎?我在愛人的同時,難道沒有同時在愛著自己嗎?要有正確的選擇權,要先活出正確的你 為什麼這些會要不斷地不斷地被提醒,我想可能是因為,無論如何我們怎麼強調珍惜或者是愛自己,都會對失去感到悔恨。...

那些決定不了的事情,都是老天另有安排

這天臺北的天氣如同氣象預報般準確,是如約而至的大晴天,窗戶外頭街道車水馬龍的喧嘩,陽光從窗外穿透過窗簾替房間加溫著,讓還在睡夢中昏昏沉沉的我,漸漸地清醒過來,在恍惚之間,也比鬧鐘還提早了半個多小時起床,一如往常的在床上檢查未讀訊息與信件,還在醞釀著起床的感覺的我,意識到了友人早就已經梳洗完畢,他見我清醒之後,拉開了窗簾,之後便對我說,「我知道你今天的行程,但是天氣好成這樣,你行程全部取消,就去戶外吧!」說完他也沒問我的意見,就打開租車APP,就看了看附近的車,隨後便預定車輛完成,...

遙遙無期的婚期

某一天傍晚時分,父親外出回來,隨著他進家門擺放行李的方式,以及關門的力道,我感到了一絲絲的不安,看著父親的緊皺的眉頭,心想,肯定是下午的外出,有了什麼樣不開心的際遇吧,男生其實很簡單,察覺到客廳氣氛不妙,會下意識地逃離這奇妙的氛圍,正當我想要離開客廳時,父親則先開口了, 有件事情要問你們兩兄弟,請你們給我一個答案! 逃離現場失敗的我,默默坐下來,也放下了遙控器,簡單做了點心理建設之後,回應了幾聲,便等待父親接下來的問題, 「你們到底有沒有要結婚,現在給我一個答案!」 原來是這個問題,當下便笑了出來,但因為父親的神情異常嚴肅,我也不太敢表現得太過隨便,...